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永生路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十一章 潭底驚魂
作者︰十一艾 下載︰永生路TXT下載
    看小說“伊莉小說網”    第十一章潭底驚魂

    一顆拳頭大小的白色圓蛋搖搖晃晃的在水中飄動。

    向東使勁睜大了眸子,清澈明亮的眼神滿是驚訝和不相信,這個在他眼中古老的生物,強大到絕世人物,竟然是一顆蛋,並且仔細看去好像還是一顆“王*八蛋”

    “喂,你這小子什麼眼神?沒見過這麼英俊瀟灑,**倜儻,絕世無雙的蛋!蛋嗎?”那白淨如玉光滑如鏡的蛋朝著向東大聲呵斥,不過語氣中也有些不自然,沒有了此前的強勢和神秘。

    向東一听,連忙擺手,笑話,雖然這蛋確實出乎意料,不過既然能夠在這里被困住,而且還被那恐怖如斯的斷叉鎮壓,想必十分強大,畢竟有一句話不是這麼說嗎“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前輩說笑了,我只是在瞻仰前輩的風姿。”向東雖然小,可是人卻比較機靈,鬼點子多,趁機捧了一把這顆蛋前輩。

    “哼!小家伙,你不要再我面前演戲,要知道……”那顆蛋一眼就看出了向東的嘴臉,本想呵斥,不過還沒說完臉色就是大變。

    “糟糕,我光想著出來了,忘記這是什麼鬼地方了,”慌張的說完,這個蛋速度極快的飛向向東的懷中,不知找了個什麼地方鑽了進去。

    “前輩怎麼了?”向東很迷惑,不知道這神秘蛋前輩為何這麼慌張,可是隨後他仿似也想起了什麼閉口不言。

    嗖!!!這蛋火急火燎,帶著向東朝著方才它脫困的水牆邊向下潛去,速度非常的快。

    然而這里的水深本就讓向東承受了非常大的壓力,這蛋又繼續的下潛,也沒有給他抵抗水壓的方法,不過一會兒的時間,向東就感覺腦仁劇烈疼痛,要炸開一般。

    這顆蛋下潛的速度非常之快,簡直用不要命來形容也不過分,就這一會兒的時間向東又再次暈了過去。

    只不過這次是被強烈如同好幾座大山般的水壓導致的。一般人要是在這里早就肉身龜裂,這也是向東肉身強悍,能抗住現在。

    不過越往下潛,向東的肉身也慢慢的堅持不住,絲絲鮮血流出體表,被水擠壓在肉身上,沒一會兒的時間就變成了一個血人。

    並且胎息和心跳也慢慢減弱。

    好在這蛋也終于發現了向東的狀況,可是卻依舊沒有略施手法護住向東。反而加快了下潛的速度。

    “可惡啊可惡,這臭小子要是實力再強一點,也不至于如此,我現在也沒有多余的力量照顧他了。”

    “沒辦法,加快速度吧,希望這小子能夠撐住,不然,我也得跟著完蛋。”這可蛋心中其實非常的焦急,但是不知為何的心中總是想起一道熟悉不能再熟悉,可惡不能在可惡的身形。

    “你是他的後輩,氣質那麼相同又來到了這里,那個老家伙機關算盡一點不會讓你出事的,我堅信。”這蛋開始自言自語。

    強烈的水壓從四面八方涌來,巨大的壓力擠壓的向東肉身喀吱喀吱的響,已經快到了極盡了,在下潛向東可能就會被這水壓碾碎。

    “快了,快了,臭小子堅持住啊。”就在這個時候,這蛋也顧不得多少了,開始大聲嘶吼,掙扎,而就在下方一道暗流出現,距離向東不過百米。

    可是也就這百米的距離仿若天塹,無法跨越,向東的身子已經到了極限,血肉開始消融,鮮血四溢。

    “玉清龍鱗佩,你還不出手。”到了現在這蛋也竄了出來,直愣愣的指向向東脖子上的那唯一不受印象的玉佩,可是這如同項鏈的玉佩並沒有絲毫的動作。

    “這?難道我又被那老家伙坑了?”圓蛋見狀,圓咕嚕的蛋身不停旋轉,焦急。

    “他另有所謀?”這蛋突然心中想起了一點不好的想法,蛋身一轉,搖指向水底不遠處的黑影,那可怕如同深淵強大無與倫比的黑洞。

    轟!!突然,這水底開始暴動,一層層的黑氣從四面八方出現,如同水蛟,**丈粗細,直奔向東而來,並且那漆黑如墨的地方也開始顯露。

    高大無比,無法形容,好像一座巨大無比的城池坐落在水中,身體漆黑,不時地有黑氣竄出,濃郁無比,各自有靈化作各物,凶獸,真龍,麒麟,等等不少的神物,都是黑色。

    雙眼也漆黑,守護在那巨大身旁。

    這幾條黑蛟一出現,那蛋就閃身躲到了向東的衣襟里面,十分靠近玉佩。並且身子不停地顫抖,露出了對那巨物的膽懼。

    “我的天,真是和這東西有關。”這蛋心中想到。

    黑蛟飛速的靠近向東,一把卷起向東的身子就朝著那巨物走去,嚇得躲藏在向東衣襟里那蛋顫栗不停。

    好在此刻玉佩終于發威,一如先前柔和的白光從真龍嘴中吐出,不過此次的非常濃郁,仿佛全力出手。

    而那幾條黑蛟一遇到這白光就淒慘的吼叫,身上的黑氣開始減弱,不過並沒有放掉向東。依舊拖著他游向巨物。

    近距離看去,才發現這黑色入城池的巨物十分猙獰,身上的傷痕很多,有的刀割,有劍印,每個傷口都有數千丈深可怕無比。

    饒是如此這都不是他的致命傷,真正致命的是頭部那一成人般大小的深洞,直接洞穿了黑色巨物的腦袋,將其擊斃殺死。

    這巨物此刻也漸漸露出真身,六條足部,每一個都仿佛一座山,而頭部有兩條巨大無比的鉗子,不過一只不見,另一個癱軟在地上,

    頭部除了那深洞這個致命傷外,沒有其他的痕跡。

    這就是向族鎮壓了無數年的鼎天蟻,不過其魂經過無數年已經消散,唯獨肉身不朽,那影響整個鎮妖嶺的黑物就是從它肉身上不經意露出金網所造成的。

    這足以想象出鼎天蟻巔峰時期是多麼的可怕與強大,僅僅是不經意散出的黑氣就讓外界無數的強者斃命,化作呆滯傀儡。

    鼎天蟻的面目十分猙獰,雙眼直瞪上方某處,無數年不變,而嘴角怒張,像是在呵斥又像是在反駁,亦或者在仰天發泄;十分奇怪。

    此時,向東已經被那幾條黑蛟拉近鼎天蟻的頭部,所過之處那些黑氣所化成的萬物為其讓道。

    “這?老家伙到底要干嘛?”藏在向東衣襟里的蛋也開始疑惑。

    黑蛟將向東拉近那鼎天蟻腦袋上的深洞旁後終究是抵抗不住玉清龍鱗佩所發白光的侵蝕,一聲慘叫消散在水中。

    呼呼!要是向東還醒著,一定可以感受到身子底下那無盡的威壓,和迫人的氣勢,鼎天蟻就算死了這麼多年可是畢竟是至高的強者,更何況還是主修肉身的神魔。

    要不是玉佩在為其抵擋恐怕還沒接近就會被這氣息所壓迫致死。

    嗖!就當向東剛一落在這鼎天蟻的頭上,那黑洞中出現莫名的力量,很柔和很堅韌,不似黑氣的邪惡沉重。仿佛清晨的太陽給人一種溫暖。

    這力量非常強大,一出現,那守護著鼎天蟻的萬物就發出悲憫,身上不斷的冒出黑氣,在消失,變淡。好在這力量並沒有針對他們,拖住向東就朝著深洞里面掠去。速度非常快。

    並且,當著力量出現的時候,向東脖子上的玉清龍鱗佩上的真龍竟然發出一絲鳴叫,仿佛呼喚仿佛哀求。那從龍嘴里噴出的白光也厚重強大起來。

    那七顆珠子雖然依舊普通,可是也好似歡悅一般,不停旋轉。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這個老不死的所圖之大,可惡的老東西。”那蛋見到這力量後,雖然不停的咒罵,可是語氣說不出的懷念。

    很快,向東的身子就來到了鼎天蟻的腦海最深處,這里金光曼妙,仿若星辰,飄飄蕩蕩的奇幻無比。

    那力量就來自與這里,不過實在對里面鼎天蟻腦殼壁上的一顆神釘。這釘子已經黑氣無數年的吞噬變得漆黑無常,只不過釘尖依舊發亮,使那些黑氣無法進一步。

    這里實在鼎天蟻腦海最深處也是黑氣最強大的地方,雖然被四周的金光驅散壓制,不過孩子啊不停的對抗。

    向東的身子慢慢飄散在這金光中心。而那釘尖的力量也完全爆發,一道炙熱無比強大如仙的力量直射向東的腦海眉心,沒有傷害向東而是在將這些金光引入向東的腦海中。

    此時雖然向東昏迷,不過卻做了一個夢。

    他夢見自己化作一個金甲男子,長發披肩,君目星馳,威嚴強大,身上的氣息說不出來的恐怖,並且四周烏煙瘴氣都是殘羹碎裂。

    滿地都是尸骨,漆黑看不清楚的不明生物在于自己交戰。

    向東不停的戰斗,手拿一柄長槍,字啊敵人中間來回穿梭,無人可擋,但是身邊的朋友戰友卻在一個個消失,他不甘,想要解救,卻無力。

    那敵人太多,將他牽制,不要命的撲過來,向東無法相救,一臉悲憤,俊俏的面目滿是淚痕,心酸,心痛這種情緒充斥在心間。

    最終這片天地只剩下他一個人,浴血奮戰的朋友全部隕落死亡,而敵人也被他斬殺干淨。不過向東一點也不開心,這片世界就剩他一個人。

    最後向東突然感覺頭疼欲裂,撕心裂骨,畫面中斷。沉睡過去。

    此刻,向東也完全的吸收了金光,釘尖也仿佛耗盡了所有的力量,拼勁所有將向東包裹化作閃光一瞬間消失在了原地,傳送到了金網外面。

    當向東消失的那一刻,當釘子耗費最後的力量之後,整個鼎天蟻發出一聲劇烈的轟鳴,四周圍身體里的所有黑氣全部凝聚起來,匯在頭頂,也就是那鼎天蟻致命傷的旁邊。

    一團邪惡至極,強大無匹的力量涌現,黑團中出現一雙眼楮,漆黑無比,邪笑不斷。然而上方的金網發出一道神光從遠處直直的射向黑團。

    一瞬間黑團就被擊潰,差點消散,不過還是凝聚到了一起。

    “可惡,你殺不死我,殺不死我,總有一天我會去找你的,找你!啊哈哈哈哈哈哈!”黑團被金網擊傷,一陣萎靡,但是卻十分囂張。尖銳的吼叫道。

    “大荒又要亂起了。”藏在向東衣襟里的圓蛋看到了一切,心中知道大戰不遠了,大荒的安寧也快要終結。

    最終凝視著向東的面龐嘆息。

    “老家伙,你究竟要干什麼?”



伊莉小說網 | 永生路 | 永生路最新章節

 ** 作者︰十一艾所寫的《永生路》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永生路》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永生路》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