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終極教官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341章 離別與歡聚!
作者︰梁七少 下載︰終極教官TXT下載
    三天過後。

    蕭萬軍這幾天來都前往醫怪的居住地去服藥,並且在那青銅藥鼎上用藥液泡體,他的元氣恢復了過來,自身的氣血也暢通無阻,整個身體已經是徹底痊愈,再也不會受到暗傷的困擾。

    蕭萬軍體內暗傷的問題已經得到解決,那他們也該離開此地,返回江海市了。

    這一天,就是告別的日子,羅老與秦老也從東山城的武警部隊基地中乘車返回,他們一起來到醫怪的居住地,正跟醫怪告別。

    醫怪將一個藥方遞給了蕭萬軍,讓他回到江海市後依照藥方上的藥材抓藥,再連服十日。

    對于醫怪這份恩情,蕭雲龍與蕭萬軍真的是不知如何回報,醫怪不圖名不圖利,更是不看重金錢,或許最好的報答之法莫過于隔一段時間就給他老人家送幾壇燒刀子酒過來讓他品嘗了。

    “大哥哥,大姐姐,你們就要走了嗎……你們不跟瞳瞳玩了。”瞳瞳雙眼都通紅了,有著晶瑩的淚花浮現。

    這些天蕭雲龍與秦明月帶著瞳瞳去登山、釣魚、摘果實,玩得不亦樂乎,因此听到蕭雲龍他們就要走了,她心里面真的是很舍不得。

    秦明月心頭一軟,她也有些傷感,也舍不得這個乖巧可愛的小女孩,她蹲下身,伸手擦拭著瞳瞳眼角的淚花,說道︰“瞳瞳別哭,姐姐還會回來的。以後隔段時間姐姐就過來陪你玩好嗎?以後瞳瞳你也可以去江海市找我,江海市也有很多好玩的東西。”

    蕭萬軍對著醫怪說道︰“前輩,往後您要是想出去走走了,可以帶著瞳瞳前往江海市。我蕭家的大門永遠為前輩您敞開,歡迎前輩去江海市暫住些天。”

    “是啊,醫怪前輩,我也是在住在江海市。往後您想出去了,可以去江海市一趟。”秦老爺子說道。

    醫怪點了點頭,他說道︰“也好,他日我想出去走走了,就去一趟江海市。”

    “醫怪前輩,那我們就先告辭了!”羅老開口說道。

    “前輩,告辭了,保重身體。”蕭萬軍抱拳說道。

    “前輩您老多保重。瞳瞳,再見了,我們會來看你的。”蕭雲龍也說著。

    秦明月一笑,她拉著瞳瞳的手,柔聲說道︰“瞳瞳,你要听話,听你祖爺爺的話。以後你祖爺爺帶你去江海市,姐姐就帶著你去玩,好嗎?”

    瞳瞳點了點頭,一雙大眼楮仍舊是噙著淚花,讓人看著都于心不忍。

    最終,羅老、秦老、蕭萬軍、蕭雲龍、秦明月仍是離開了,秦明月頻頻後顧,看到瞳瞳被醫怪牽在手里,她另一只手小手使勁的揮舞著,隱約間她那雙大眼楮中的晶瑩淚花流淌了下來。

    秦明月真的是有些不舍,但有聚有離,這是人生常態。

    ……

    返回江海市的方式與過來的時候一樣,蕭雲龍他們一行人隨著羅老前往東山城的武警部隊基地,乘坐上了那架軍用直升機,朝著江海市飛了回去。

    下午三點鐘,這架直升機在江海市的武警部隊基地平穩降落。

    秦遠博已經是聞訊趕來,他開著車子過來迎接秦老爺子、蕭萬軍他們。

    眾人走下了直升機,四周有著前來迎接羅老的武警軍官,羅老要留在這個武警部隊基地,因此將秦老等人送出了武警部隊大門外。

    秦遠博正在門外等著,看到秦老爺子、蕭萬軍他們走出來後他立即迎了上來,他看向蕭萬軍,說道︰“萬軍兄,可喜可賀,明月跟我打電話的時候已經提及你體內的暗傷已經得到根治,這可是大喜事啊。”

    “我也是從鬼門關走了一趟,驚險萬分。幸虧那位醫怪前輩醫術高超,這才撿回來一條命。”蕭萬軍笑著說道。

    “萬軍兄你在江海市時常有善舉,更是俠義助人,依我看這是好人有好報。”秦遠博笑著。

    秦老爺子轉向羅老,說道︰“老羅,那我們就先行別過。”

    “好,那我就不送了。”羅老笑著。

    蕭萬軍與蕭雲龍認真的向羅老致謝,也與他告別,坐上秦遠博開過來的車子,先朝著蕭家老宅方向飛馳而去。

    蕭家老宅。

    秦遠博驅車而至,卻是看到劉梅帶著蕭靈兒還有管家王伯正站在門外等候著,回來的路上蕭萬軍已經給劉梅打過電話,劉梅心情激動,帶著蕭靈兒一起在門外站著等待。

    車子停下後,蕭萬軍率先走了出去。

    “爸爸——”

    蕭靈兒欣喜的喊了聲,她朝著蕭萬軍跑了過來。

    “靈兒!”

    蕭萬軍朗聲大笑,他快步迎接而上,將蕭靈兒抱入懷中。

    “萬軍——”劉梅也走了過來,她笑著,眼中有著激動的淚花,她真的很高興,也很激動,整整二十多年了,終于是看到蕭萬軍能夠擺脫以往那種被暗傷折磨的痛苦,也唯有她才知道蕭萬軍這些年來是忍著怎樣一種痛苦的煎熬渡過的。

    她很高興終于看到蕭萬軍不用再去承受這樣的痛苦煎熬,更高興的在于從此以後蕭萬軍擁有了一副健健康康的身體,這是她長久以來的心願。

    隨後,車上面的秦老爺子、秦遠博、蕭雲龍跟秦明月都走了下來。

    “秦老爺,遠博兄,進入里面坐坐喝杯茶吧。”蕭萬軍笑著說道。

    秦老爺子點頭,眾人走入了蕭家老宅內。

    “依我看今晚你們都在這里吃飯吧,正好可以歡聚一堂。”劉梅說道。

    “也好,我們兩家算得上是親家了。今日萬軍身體痊愈而歸,是該慶賀慶賀。”秦老爺子笑著說道。

    “爸爸,我媽呢?”秦明月問著。

    “你媽還在明月山莊呢。一會去把她接過來就行。”秦遠博說道。

    “那我去接吧。”秦明月開口。

    “明月,你等等,我跟你一塊去。”蕭雲龍說著,他先回去自己的房間,王伯將他的行李箱放在了他的房間內。

    此次從海外回來,魔王兄弟們為他們的嫂子也就是秦明月帶來了一些禮物,蕭雲龍正是想著將這份禮物送給秦明月。

    卻是看到蕭雲龍從行李箱中將一串黑珍珠項鏈拿了出去,而後走了出去,在外面秦明月正坐在她那輛瑪莎拉蒂轎車內等著他。

    蕭雲龍坐上車,他將這串黑珍珠項鏈拿出來,遞給秦明月,說道︰“明月,這是送給你的禮物。我回來江海市的時候都沒機會拿出來。這串黑珍珠是我在海外的那些弟兄們讓我送給你的,說是給嫂子的禮物。你收下吧。”

    秦明月臉色一怔,她將這串黑珍珠項鏈拿在手中,她看一眼之後臉色震驚而起。

    這一串黑珍珠項鏈每一個珍珠的直徑都是一樣的,並且一個個都正圓,堪稱是完美無瑕,直徑起碼超過了15mm!

    事實上,這一串黑珍珠中的每一個珍珠直徑都是18mm,這就很驚人了,要知道黑珍珠的產量極少,一百萬只珠母中頂多只有三四顆黑珍珠,而當中直徑能夠超過11mm的更是少之又少,更別說18mm的黑珍珠了。

    這麼一顆18mm的黑珍珠拿到國際市場上拍賣至少能夠拍賣出七八萬美元以上,而秦明月手中的卻是一串黑珍珠項鏈,整整有三十顆黑珍珠串成。

    也就是說,這一串珍珠項鏈的價值上千萬!

    秦明月眼力極高,對于珠寶這些極為熟悉,因此她看著手中這串黑珍珠項鏈,立即知道這是極為昂貴,可以說如此一串項鏈世間很難再尋到。

    “這、這串項鏈真的是太珍貴了……雲龍,你、你怎麼能為我收下這麼珍貴的禮物?”秦明月說著。

    蕭雲龍一笑,說道︰“這世上再珍貴的東西也比不上情義珍貴。這是我的那些生死兄弟合力送給你的禮物,你就收下吧。”

    秦明月一時間真的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事實上她是極為喜歡黑珍珠的,天然黑珍珠被譽為珠中之王,其色澤黑而明亮,戴在脖子上有種成熟莊重之感,更是透出一股難以言喻的神秘氣息。

    平日里秦明月收集到的黑珍珠最好的不過是直徑12mm的,因此這一串頂級級別的黑珍珠在她手中真是讓她有種如獲至寶之感。

    “我想這串黑珍珠戴在你的脖子上一定會很美麗,這很符合你的氣質。所以,收下吧。”蕭雲龍說道。

    秦明月咬了咬牙,她心中很是欣喜,她說道︰“那、那我收下了,謝謝你啊,也謝謝你的那些兄弟。”

    “謝他們干嘛?他們這是在孝敬他們的嫂子,應該的。”蕭雲龍一本正經的說道。

    秦明月臉頰頓時染上了點點紅暈,她嗔了眼蕭雲龍,說道︰“再貧嘴看我不把你的嘴給封住了……”

    “用嘴唇來封嗎?那感情好啊!”

    “你——你想被我踢下車是不是?壞蛋!”

    “哈哈——”

    在那打情罵俏般的歡聲笑語中,秦明月開車朝著明月山莊飛馳而去。

    沒一會兒,秦明月驅車駛入了明月山莊,秦明月的媽媽陳陳雅涵迎了出來,蕭雲龍與秦明月一同走下車。

    “媽——”秦明月一笑,走過去與自己的媽媽抱在了一起,好些日沒見,的確是有些想念了。

    “陳姨。”蕭雲龍也開口。

    “雲龍啊,听說你父親體內的暗傷已經痊愈了是吧?這可是好事啊!”陳雅涵笑著。

    蕭雲龍點頭,他說道︰“蒼天有眼,我父親總算是挺過了這一難關。現在他身體沒事了。陳姨,你上車吧,老爺子還有秦叔他們都在我家里。我跟明月是回來接你過去一塊吃飯的。”

    “好,好,那我們走吧。”陳雅涵點頭說道。

    蕭雲龍並未坐上秦明月的車子,他朝著明月山莊的前院走去,前面靜靜地停著一輛鋼鐵怪獸,龐大的車身,粗獷的車身線條,合金打造而成的車體,四根直插向天的排氣筒,無一不彰顯出一股威猛霸氣之感。

    “怪獸,這段時間倒是讓你沉寂了。就讓我們的熱血再度燃燒吧!”

    蕭雲龍笑著,他坐上怪獸,啟動之後一擰油門。

    轟!

    怪獸那怒吼咆哮之聲傳遞開來,像是一頭沉睡中的怪獸徹底甦醒,散發著震懾人心的猙獰氣息。

    !!



伊莉小說網 | 終極教官 | 終極教官最新章節

 ** 作者︰梁七少所寫的《終極教官》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終極教官》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終極教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