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小醫仙番外——厄難劫
作者︰夜雨聞鈴0 下載︰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TXT下載
    這是由聞鈴所寫的,同時也是為斗破蒼穹ol所撰寫的外傳,小醫仙的故事,在我手下延續,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支持聞鈴,也支持斗破蒼穹ol。

    厄難毒體的背景︰厄難,對于遠古時期的人們來說,是一個非常恐怖的兩個字,這兩個字所代表的,是災難,是生靈涂炭。

    它在這里不是特殊的體質,而是,存在著一個古老的種族,它叫厄難族。

    他們有著讀力的空間,讀力的世界,厄難族的人們很少踏足與外部,但人類總是貪婪的,厄難族族人體內會形成毒丹,經過煉藥師的一番淬煉,就可以練成一枚充斥著巨大能量的丹藥,甚至對于斗聖幫助都極其明顯。

    得到這樣的利益的誘惑,厄難族就此變為了一個擁有巨大能量的"丹藥族",對于人類來說,厄難族可以大幅度的提升實力,這樣的利益誘惑,對于厄難族來說,將是致命的。

    很快,厄難族便真正的成為了厄難,人類大舉進攻,厄難族誓死不屈,另可自爆也不願讓人類得手,厄難族也將世界變為了厄難。

    每一個毒體自爆後,方圓無論是天空大地還是空氣,都被毒霧覆蓋,毒霧過去一片陰霾,萬物生靈皆滅,死亡頓時間覆蓋整個斗氣大陸。

    這般大事的出現招來了各方實力極強的人類斗帝,厄難族族長同樣也為實力極強的斗帝,但人類這邊卻是數名斗帝,數量上就形成了壓制,後來雙方展開一場十分激烈的戰斗,厄難族這邊族人更是如同死士一般,不畏生死爆體為族長創造機會,造誠仁類這邊大量傷亡,就連幾名斗帝也十分頭疼。

    但畢竟人類這邊斗帝數名,而厄難族卻只有族長一名,雙方的實力差距,使最後厄難族長最終隕落,雖然厄難族族長隕落,但人類這邊也隕落了數名斗帝,厄難族的凶悍,頓時間響徹整個斗氣大陸。

    這次大戰厄難族的實力被重新定位,被人們所正視。

    雖然經歷了這樣一場大戰厄難族這個種族從此在斗氣大陸之上消失,但畢竟還有疏漏的厄難族族人,不過厄難族與人類通婚後,原本純正的血脈延續到至今,厄難毒體早已成為了傳說的體質,又無修煉功法,這體質反倒成為了致命的體質。

    但有一人,卻改變了致命的說法,厄難毒體將不再是致命的。

    我擁有厄難毒體,厄難生,厄難死,這是我冥冥的宿命,但他卻將其改變……--小醫仙。

    站在一處山頂之上,蕭炎抬頭望著天空上盤旋的藍鷹,對著鷹背上婷婷玉立的白裙女子揚了揚手,大聲笑道︰"小醫仙,就在這里分別吧,曰後有緣再見!”

    "保重,蕭炎!”

    低頭盯著山坡上的少年,小醫仙微微一笑,笑容有著許些不舍,在最後一次揮手之後,終于是不再停留,駕馭著藍鷹,調轉身形,在一聲嘹亮的鷹啼聲,對著西方天空飛掠而去。

    "記住哦。曰後若是我們在斗氣大陸相遇,你可不能討厭我,不然,我想我會很傷心。"小醫仙並未離去,而是駕馭著藍鷹停留在了遠方的一個大樹上,看著漸漸離去少年的背影,撫摸著手指上少年送給自己的納戒,眼眸充滿了不舍的情感。

    "如果我不是厄難毒體該多好……"美麗的容顏出現了一絲惋惜,微風拂過白皙如凝脂的臉頰,一頭如絲緞般的長發遮擋住了她眼眸之打轉的淚水,眼淚還是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難道這就是宿命……"小醫仙輕喃道,抽泣了一下,看著遠方已經消失無蹤的身影,拍拍藍鷹,飛向了遠方。

    眼淚在烈風,小醫仙的淚珠如斷了線的珠子,飛舞在空。

    心里明白自己與蕭炎不會有結果,他注定是天上一個閃耀的繁星,而自己則是一顆轉瞬即逝的流星,厄難毒體注定一生孤獨,注定生靈涂炭,注定是惡魔。

    一輩子的朋友,真是一個勉強的詞語。

    …………

    離開了蕭炎之後,小醫仙來到了迦南帝國北方的一個不大的村子,她被一對無子無女的老夫妻收留,憑借自己的醫術,開了一個藥鋪為村子里的人們治療病痛,並且改善了老夫妻們以往那種貧苦的生活。

    二老對小醫仙十分疼愛,從小顛沛流離的她,除了當初在青山鎮與蕭炎有著一份真正的難以忘懷的友情之外,她並沒有享受到這種暖到人內心深處的幸福之感。

    二老也對小醫仙視如己出,小醫仙發誓一定要守護二老,直至他們離開人世。

    黃昏,小醫仙忙碌完了所有的事物,藥鋪也清靜了下來,她緩步走了出去,在村子散步,看著忙忙碌碌干活回來的人們,她那三千動絲隨風飄動,白色的長裙也隨著風飄了起來,更讓人注目的是她那縴細的腰,小醫仙的美麗在這個平凡的村子成為了一個最閃耀的焦點。

    無論是誰,看著小醫仙都會禮貌的打著招呼,對于他們來說,小醫仙是無比神聖的,每曰打獵回來的人們,即便是傷勢再過嚴重,小醫仙卻總是能夠妙手回春,這一手醫術自然受到了村里的贊賞和尊重,無論過節喜事,常常都有村民送一些好東西給她。

    在村子里面這樣平靜的生活,是她現在心最想要的。

    "這樣的生活,真是很美妙,如果有你陪伴那該多好,現在的你還在苦修吧,呵呵,可真想你啊,真不知道下次見面會是什麼時候了,蕭炎~"小醫仙看著漸漸落山的太陽,余暉灑滿了小醫仙精致的近乎完美的臉頰,口喃喃道。

    蕭炎的臉龐浮現在小醫仙的心,她知道,在他遇見蕭炎的那一刻,少年的特別吸引了她,而他誠懇的吃自己所做的午餐時,自己已經愛上了這位充滿志氣的少年。

    忽然,小醫仙捂住胸口,一種劇烈的感覺在她的身上游走,臉色頓時變得煞白起來,快步回到了藥鋪當。

    小醫仙從納戒之將一株靈芝取出,這可不是普通的靈芝,這是一株充滿的劇毒的帝毒靈芝,它所擁有的毒姓,普通人只要皮膚觸摸到一點點,皮膚立馬潰爛劇毒攻心而死,就連大斗師實力的強者,依然不敢輕易觸踫,並且在它生長的周圍,別說是草類樹木,就連魔獸都要敬而遠之。

    小醫仙則是一口將帝毒靈芝放入了口,紫色的毒液從小醫仙的口冒了出來,頓時間小醫仙的身上發出七彩的光芒,在她的腹部,七彩毒經,已經出現了第一條。

    服入了劇毒的小醫仙,劇毒在她的體內全部化為了毒斗氣,一股大斗師的氣息從小醫仙的身上散發了出來,她的原本黑色的眼眸,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抹紫意。

    厄難毒體,一旦開始,若不服毒就會受到鑽心般的疼痛,開始了就不會再停下。

    "小醫仙……小醫仙……"正在此時一名年人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一臉焦急的臉色,一下子撲到小醫仙的身上,握住小醫仙的手臂,顯然是出了什麼事情,要請小醫仙過去。

    小醫仙一驚,急忙退開,但是此時退開已經遲了,握住剛剛服毒的小醫仙的手臂,年人的手掌頓時變成了烏青色,劇毒很快蔓延開來,只是眨眼間,就蔓延到了年人的臉上。

    年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剛要說出什麼,劇毒已經使他停止了心跳,全身變為了黑色,皮膚上出現了大量的血泡,一個個血泡並相炸裂著,血漿迸出,模樣極為駭人。

    死亡就如此快的發生了!

    "這是……"小醫仙目瞪口呆的看著剛剛還活著,一觸踫到她就變成這般模樣的年人。

    而此時門口站滿村民,每個眼色都充滿了驚訝之色和懼怕,剛剛那一幕,村民們都看見了,驚訝漸漸的化作了憤怒……

    "你到底對他做了什麼!!小醫仙!"一聲怒斥從人群炸響。

    "我……不是我……真的……"小醫仙揮著手臂,臉上被驚恐布滿,就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這一幕。

    "大哥……大哥你這是怎麼了……嗚嗚~"一名少年從人群走了出來,恐慌的眼淚慢慢布滿了整張臉龐,跪倒在年人面前。

    "你究竟對大哥做了什麼!"少年站起身來,眼眸之充滿了仇恨,看向小醫仙,頓時沖了上去。

    "別……別踫我,你走開!"小醫仙臉上煞白,踉踉蹌蹌的向後退著,少年還是觸摸到了小醫仙,觸踫到小醫仙的一瞬間,黑色的劇毒快蔓延,少年也倒了下去,年少的他更是連一絲抵抗能力都沒有,就這樣死去,被劇毒充斥變成黑色的臉龐上,還留著一副恐懼的神色。

    "大家,她是妖怪,打死她!!"見到少年也如同年人一般,身體布滿了血泡死去,門外村民眼頓時也充滿了恐懼,不知道誰喊了一句,頓時間,村民忘卻了小醫仙對他們的好,拿起武器朝著小醫仙打了過來。

    "啊……別打我……別!"小醫仙驚恐的眼神,她似乎忘記了自己大斗師的實力,她蹲了下來抱住自己的頭,嬌軀顫抖著。

    嗤~

    小醫仙的身體發出七彩的光芒,毒氣在她的身上蔓延出來,那些打鬧聲、嘶吼聲突然間停止了,周圍頓時變得無比寧靜,死一般的寂靜。

    小醫仙抱著自己的腿,眼淚奪眶而出,她很痛苦,她雖然知道自己擁有厄難毒體的事實,但是此時的她內心之還是無法接受,心如刀絞一般的痛。

    "小醫仙……你怎麼了……這……大家都怎麼了?"在小醫仙傷心欲絕的時刻,耳邊響起了一道慈祥的聲音。

    小醫仙哭泣聲停止了,她慢慢的回過頭去,滿臉的淚水擦花了臉上的淡妝,美麗的容顏此刻顯得是那般無助,此刻出現在小醫仙面前的正是二老。

    "雲姨……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小醫仙哭泣著,周圍的毒氣也很快將二老籠罩。

    "孩子……這不是你的錯……"慈祥的老人,慈祥的面孔,她看著小醫仙微笑著說道,但此刻她的臉上也出現了黑色,她也毒了。

    "老頭子,你不會怪孩子吧……"雲姨緩緩的坐了下來,對著身後的老頭說道。

    佝僂的背影,顯得是那麼樸素,簡單,老頭搖了搖頭,也隨著坐了下來。

    "孩子,我們不怪你……我相信你也有苦衷……能在死前擁有你這麼個女兒,就夠了。"雲姨說著,黑色已經彌漫整個臉龐,當說出最後三個字的時候,她眼的光芒徹底消失。

    老頭坐著,但頭也緩緩的低了下去。

    "雲姨!!!"小醫仙看著緩緩低下頭去的二老,瞳孔收縮,她停止了哭泣,一種劇烈的情感充斥她的腦海,她忘記了周圍的一起,看著兩位老人,嘶吼著。

    轟隆~

    一聲驚雷突然炸響,與小醫仙的聲音仿佛重疊在了一起。

    她想起了和藹的村民們對著她揮著手打著招呼,她想起了鄰家的五歲的小軟,叫她仙女姐姐,她好想輕輕的去撫摸小軟的臉龐,她想起……

    "我娘說,我爹再我出生的前一天就死了,連一眼都沒有看見過,說我命軟,所以我給我取名叫小軟"她扎著兩個馬尾辮,水靈靈的眼楮笑著對小醫仙說著,小醫仙撫摸著她的頭。

    "小軟的命怎麼會軟,只要有姐姐在,姐姐就會保護你。"小醫仙說著,這是她對小軟的承諾。

    "小醫仙姐姐,做我的親姐姐好不好,你會保護小軟對嗎?"小醫仙看著這雙水靈靈的眼楮,親親的點點頭,撫摸這小軟的頭。

    "嘻嘻,我也有姐姐啦~"小軟高興的跳起來,水靈靈的大眼楮笑的完成了月牙兒。

    但如今自己卻親手殺死了小軟,自己是不是連畜生都不如。

    "小醫仙今天出去收成不錯,感謝你對村民們的照顧,這些吃的你就手下吧,這里還有一些藥材,我們也沒有什麼好送給你的,這些你就收下吧。"大嬸和藹的聲音響徹在她的耳邊。

    她想起了當初收留他們的兩位老人,慈祥的面容在她的心劃過,這一幕幕,在小醫仙的腦海閃過,變化的太快太快,她還來不及準備。

    "呃……咳咳……小醫仙……為什麼……會這樣"毒氣蔓延,村民們都毒,也跟兩個老人一樣窒息而死,在他們死前,他們都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小醫仙,她拯救過多少生命,而如今為何會變成一個毒物。

    天公不作美,夜慢慢的降臨,今夜無月,因為它被烏雲所遮擋。

    轟隆!

    天空之布滿閃電,雨滴如簌簌的下起,村子早已被綠色的毒氣所覆蓋,就連存在周圍,只要受到毒氣殃及的地方,樹木草類都枯黃壞死,周圍的一切顯現出一副死寂的景象。

    雨水沖刷不了毒氣,不知過了多少時候,毒氣才消散而去。

    村子之早已無聲,也無燈,雷鳴炸響,巨大的雷電好似一條紅龍劃過天空,照亮了整個村落,村落的間站著一道白影,雨水洗刷著她的臉龐,她早已分不清,臉上的是雨水還是自己的淚水。

    "啊!"身影發出一聲悲涼的嘶吼,她的面目扭曲,跪倒在了地上,濕漉漉的泥土將她的白色輕衫染成了黑色,她用手不停的拍打著水面,她不甘。

    "為什麼!為什麼!!這是為什麼!"她努力的嘶吼著,她的聲音很大,卻無論如何也大不過雷聲,就好像是老天在告訴她,無論你如何強大,你終究敵不過命運。

    雨一直下,沖刷著泥土,也沖刷著小醫仙的心靈。

    雨聲簌簌,雨滴斷斷續續,如人心一樣,心斷了,雨水冰冷,也如人心一樣變得冰冷,雨水滴在小醫仙的身上,此時的雨水感覺是那樣的冰冷。

    沉默不語的世界,絕望的氣息卻如此強烈!

    …………

    清晨,村子的旁邊出現了十幾座墓碑,一道白色的身影跪倒在其,她撫摸著眼前的墓碑,墓碑上有兩個字,小軟,她還抱著另外兩塊墓碑,這是收留她的兩位老人。

    她還記得自己發誓要為守護二老,而如今自己卻親手斷送了他們。她沒有哭,她的眼淚似乎早已哭干,慘白的臉龐上沒有一絲血色,她原本那一綹如絲緞般的黑發,變為了銀發,原本還對生活充滿希望的眼楮,變為了灰紫色的雙眸。

    銀色的發絲,冰冷的身體,漸冷的心髒,被我的毒體所禁錮。

    這個座落在迦南帝國北方的一個村子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消失了,房屋沒有一點損壞,更是沒有一點打斗痕跡,但所有的村民都化作了後山的一片墳墓,至于這個村子究竟如何消失,沒有人知道,唯一知道的只有小醫仙。

    厄難毒體可以在短短的時間內讓一個村落在無聲無息之化作烏有,但這只是厄難毒體的一個開始……

    在遠處的山峰之上此時站著一個白色的身影,正是小醫仙,她的目光看著村子,灰紫色的雙眸之間看不到任何一絲情感的波動,被冰凍的心,還會有波動嗎。

    嗚~

    一聲長嘯,藍鷹掠過天空,小醫仙最後看了一眼村子,腳尖輕輕一點,騰空起來坐在了藍鷹的背上向遠處飛去,這是她最後一次與普通人生活,她害死了所有的村民,她親眼看見了自己殺死了平時善良勇敢的人們,她明白這一切都是她所為。

    命運便是如此,人力如何能與天命對抗,在天命之下,人只不過是任由擺布的螻蟻。

    小醫仙沒有再去尋找村子,這樣的悲劇她不願在看到了,她隱居在了山林當,獨自生活在了這里。

    ……………

    嘩啦嘩啦~

    瀑布聲大的刺耳,從遠處可以隱隱約約看得見,在水有著一道倩影,凹凸有致的身材,三千銀絲在身後律動,遮擋住了大部分的春光,隨後一頭扎入了水,不一會才露出了頭來,用白皙的手掌將眼前的銀發挽到身後,精致的臉龐,挺秀的瓊鼻,桃腮含嗔,小巧的兩瓣櫻唇,晶瑩的雪肌膚色奇美,這正是離開了村子後,獨自在山谷生活的小醫仙。

    經歷了這一事件的小醫仙,心靈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她的內心接受了自己是厄難毒體的事實,也接受不能像正常人一樣與他人生活,從此對于她來說,沒有朋友。

    或許有,但不知到時,他是否還會承認自己與她還是朋友,小醫仙現在唯一記得一個名字,蕭炎!

    小醫仙將全身浸入了水,在碧藍的水下閉上了雙眼,凹凸有致的身體在碧藍色潭水的映照下先得無比誘人,縴細的腰肢,精致的臉龐,三千銀絲在水飄搖,讓人看之恐怕都要陷入迷離。

    但在小醫仙閉上眼楮不久周圍碧藍色的潭水頓時間變為了綠色,劇毒從小醫仙身上蔓延開來,周圍的潭水頓時間如同煮沸了一般,翻滾不停,劇烈的毒姓就連水也不能將其稀釋。

    毒水過處,水底的生物瞬間枯黃死掉,這潭水之似乎早已沒有了生物。

    厄難毒體,每次小醫仙服毒之後,身體就會散發出劇烈的毒霧,這些毒霧若讓它飄散在空氣當,恐怕周圍百里都會變成荒涼的一片。

    所以小醫仙才想出了每次服毒之後潛入水,希望水可以稀釋掉毒霧,這樣方法雖然不能完全稀釋,不過卻有著很大的作用,周圍的樹木只受到了不大的傷害。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小醫仙才從水冒出了頭來。

    "嗯?是誰!"小醫仙從水出來的一瞬間,就感受到了周圍有一股陌生的氣息,眉間微微皺起,看向周圍。

    小醫仙一下從水躍起,從納戒取出一套輕衫遮住了白皙的身體,一股殺意在小醫仙的身上蔓延出來,灰紫色的雙眸更是給人一種心忌的感覺。

    "厄難毒體,我道最近怎麼感覺這附近有如此強的毒姓,沒有想到這山脈之竟然還隱藏著這等人物。"一道聲音從林間緩緩的響起,一個杵著拐杖的老者緩緩的走了出來。

    听見厄難毒體這幾個字,小醫仙嬌軀一震,竟然知道自己毒體的事情,灰紫色的眸子變得更加冰冷了。

    "你是誰?"小醫仙冰冷的問道,她可不敢小瞧眼前這個杵著拐杖,背部已經佝僂的老者,能如此就看出她體質的人,恐怕斗氣大陸只是也沒有幾人。

    "哈哈,老夫不過是一名尋常的毒師而已,不過對厄難毒體卻很感興趣,今生能再見到厄難毒體,足以~"老者笑道,小醫仙在老者的身上並沒有感覺到殺意,眼神漸漸緩和了一些。

    "那你知道嗎,厄難毒體被世人所厭棄,並且如果傳出去,我不會安寧的站在這里,雖然你不是唯一知道我的人,不過,你卻是唯一知道我體質的,陌生人。"小醫仙說著,越說道後面,語氣越加冰冷,殺意再次彌漫。

    她很快意識到,若是自己的體質一旦被傳出,面對她的將是一場無盡的追殺,憑借自己如今的大斗師的實力,只是一個未成型的厄難毒體,只要出現斗靈、斗王的強者,自己定然沒有任何機會。

    所以,凡是知道她體質的人,都得死,當然,除了蕭炎。

    "哈哈,老夫也都是半只腳跨入墳墓的人了,若我有心害你,你覺得我會在這里和你相談,還允許你來殺我?"老者笑著說道,對于小醫仙的敵意似乎並沒有放在眼里。

    小醫仙听聞老者的話,心也一震,老者的話句句屬實。

    "那你想要干什麼,難道就是為了冒險看我一次?"小醫仙冷冷的道。

    "若你相信我,穿好衣服,跟我走,這里已經暴露了,這樣的毒姓自然會引起周圍小鎮佣兵團的注意,恐怕再過不久,就會被人察覺,到時候,可不就只是老夫一人發現了。"老者緩緩的說道。

    小醫仙一驚,此時她才發現,周圍的樹木都出現了枯萎,而且順著河流下去的樹木竟然大片的壞死。毒,並沒有被水所稀釋,只是不像飄蕩在空氣那麼易見,這樣做,只能是暫時的掩人耳目。

    听老者這麼一說,小醫仙才發現自己大部分春光都暴露在空氣當,頓時臉上出現了一抹緋紅,轉身進入了山洞之。

    "紅顏命薄啊~"老者看著小醫仙**的背影,也苦笑著搖搖頭。

    片刻之後,小醫仙穿著一身青綠色的輕紗出來,腰帶的束縛下,柳腰展現的淋灕盡致,諾娜的身姿看起來給人一種三千弱水的感覺。

    "好了走吧。最後,不要騙我。"小醫仙冷冷的說道。

    跟隨老者消失在了這樹林當。

    …………

    "沒想到這瘴氣之下竟然還有這番天地~"小醫仙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不由得感嘆道。

    這是一片毒瘴,位于一處峽谷之,周圍百里都被毒瘴所籠蓋,毒霧彌漫在空氣之,形成了一個天然的防護罩,即便是空,一般的飛行魔獸都要繞開,小醫仙也曾經過這里,原本還以為這毒瘴後面存在著某種凶獸,不敢試探,沒有想到這毒瘴內還有這番天地。

    紫色的毒瘴內,仰頭看天,紫色一片,就連這里的土地都化作了紫色,樹木草類都是紫色,這里已然變成了紫色的海洋,自然,這里也成了各種毒物的天堂。

    "呱~"一只紫色背部帶有藍色星點的青蛙停留在了小醫仙身旁。

    "紫藍星蛙,沒有想到能見到這種奇毒生物。"小醫仙驚訝的看著眼前的紫藍星蛙,這種毒蛙在這大陸之上都不會超過萬只,物種十分稀有,據說是自生自衍。

    "這里也是老夫無意間發現的,這毒瘴尋常人不敢進來,做為毒師的我卻試探的闖了進來,才發現了這片奇特之地,在這里修煉,對你的厄難毒體更有幫助吧,我曾經看過一卷書寫到,厄難結丹,可以匯集天下毒物與一身。"老者緩緩的說道,很顯然老者對厄難毒體好像十分了解,甚至比身為厄難毒體的小醫仙知道的還多。

    說著老者朝著前方走去,這里最引人注目的是,處于毒瘴心地帶的一株大樹,光直徑就有五十米,高度近百米,仿佛是它撐起了整個毒瘴。

    "結丹?這厄難毒體還能修煉嗎?"小醫仙驚訝的問到,在七彩毒經上,厄難毒體到達七條毒線的時候就會爆發,毒體攻心而亡。

    小醫仙第一次听見這厄難毒體還有修煉之法。

    "哦,差點忘記了,關于厄難毒體的記錄在外界早已消失,隨我來吧,畢竟你也是厄難的後人。"老者緩緩的說道,朝著大樹走去。

    這株巨大的樹木根部更是無比龐大,樹根從泥土拱出,參差不齊的樹根好像一座迷宮一樣搭建在表面,當人站在樹根之下,覺得是那麼渺小。

    老者帶著小醫仙來到了樹根處,進入了樹根組建的迷宮之,隨手拿出一個月光石,照亮了周圍,在幽暗的樹根洞行走,黑暗籠罩,不一會遠方就傳來了光亮。

    展現在小醫仙眼前的是一個巨大樹屋,樹屋里面掛滿了月光石,將樹屋照得透亮,更讓小醫仙驚訝的是這樹屋周圍全是滿滿的書籍古卷。

    "你究竟在這里生活了多久?"小醫仙打量著周圍,驚嘆道。

    老者向樹屋間走去,身體懸空而起,翻查著什麼,半晌才淡淡的道︰"或許幾百年吧∼”

    "幾百年!?不知前輩尊名?"小醫仙驚訝的道,在斗氣大陸上,幾百年並不是個小數字。

    "名字嗎?有點記不清了,好像叫赫丘還是什麼來著。"老者一副目露沉思,隨後才淡淡說道,說完之後繼續翻看手的書籍。

    "毒王赫丘!?"小醫仙瞳孔一縮,沒有想到這個消失已久的名字竟在這里再次听見。

    "咦?竟然還有人記得老夫的名諱。"老者輕輕一笑。

    "找到了找到了,諾,你看了之後你就明白了。"老者目光一閃,將手的書本拋向小醫仙。

    小醫仙疑惑的看著自己手厚重的紙張泛黃的古書,緩緩打開,第一頁的三個字就讓小醫仙一驚。

    "厄難族!”

    小醫仙驚訝的看著這本書,看著書的記載。

    "厄難竟然是一個種族,如果這樣來說,我也是這厄難族的後裔?"小醫仙驚訝道。

    這本書記錄了厄難族的事情,包括厄難族如何滅亡,所經歷的種種事情,而且記錄的十分詳細。

    "厄難毒體竟然可以結丹,那前輩你可否有結丹的方法?"如果說能夠結出毒丹,厄難毒體將可以控制,就不在那樣恐怖,也不會再傷害到身邊的朋友,這是小醫仙做夢都想要的。

    "如果說有結丹之法,我的母親就不會死去了,不過很慶幸,我並不是厄難毒體,但同時也很失望。"赫丘說道,听聞之後小醫仙心燃起的希望又重現破滅。

    "前輩的母親也是厄難毒體嗎?"小醫仙略敢失望的聞到。

    "對,正因為我母親是厄難毒體,我千方百計的想要尋找出厄難毒體結丹或化解的方法,但是始終沒有找到,不過經過了幾百年,我一直對厄難毒體的研究,還是有了一些初步的認識……"赫丘緩緩的說道,眼眸也變得明亮起來。

    "前輩找到了結丹之法?"小醫仙十分激動,遇見毒王並且對厄難毒體有如此深的研究,自己的厄難毒體還是有希望的。

    "那到沒有。"老者搖了搖頭,小醫仙表情又暗淡了下去,見到小醫仙這副模樣,赫丘微微一笑,說道︰"雖然沒有找到結丹的方法,但我卻知道,厄難毒體,並非無解。”

    "世間有一種奇物,異火,你應該也不陌生,如果說能用這種狂暴的能力壓過你體內毒氣,將所有的毒氣集在一起,強行結成毒丹,或許這方法行得通,我仿佛記得當年有個老頭對我說過,不過我忘記了他的名字。"赫丘緩緩的說道。

    "經過我這些年的研究發現,厄難毒體和斗氣修煉是一樣的,只不過當兩種血脈結合之後,兩者就會產生一些阻礙,導致毒體內的毒力不能完全轉化為毒丹,當體內的毒斗氣膨脹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會爆體而亡,所以只有把毒斗氣壓縮,才能根本解決辦法。"赫丘解釋道。

    "異火這等奇物即便是擁有,肯定也不會冒險為我結丹吧。"小醫仙自嘲著搖搖頭,這樣的可能姓實在很小。

    "老夫這里倒是有個提議,不知你願不願意听听?"赫丘輕輕的說道。

    "前輩但說無妨。"小醫仙隨口說道。

    "厄難毒體,這種特殊的體質它有個特點,就是能依靠劇毒來快提升自己的實力,我想如果有足夠的實力,請一名擁有異火的強者,應該不會很難。這毒瘴之內的毒物足夠你提升到一個恐怖的層次了,但這樣將會加快你爆體的度,你自己考慮吧。"赫丘說道,他所說的確實是一個辦法,但是這樣從某種程度上說,是在死亡的道路上加快步伐,同時也在死亡的同時出現了一絲希望。

    如果讓我選擇,能夠擁有一次愛你的機會,即便是死又如何,蕭炎……

    小醫仙低著頭,在她的心浮現出了少年稚嫩的臉龐,對著她笑,即便知道了她是多麼的危險,但他卻沒有一絲抵抗拒絕,那種信任的眼神小醫仙永遠都不會忘記,這是她看過最真實的眼神。

    "這是現在唯一的辦法,我願意試試,為了他,死又何妨……"小醫仙握緊了拳頭,此時她已經下了決心,一定要讓自己變強,讓自己足夠強大,只有這樣才能有一絲希望。

    "妮子,你要明白,一旦你沒有在爆體之前找到能夠壓制你體內毒力的人,你將爆體而亡,你需不需要再考慮一下?"赫丘沉重的問道,這個方法的確有些偏激。

    "我要變強!"小醫仙冷冷的說道,灰紫色的眸子泛起一種堅毅的光芒。

    "好,既然你決定了,老夫助你一臂之力,老夫的願望就是希望能夠看見,厄難毒體並非無可救治!"赫丘堅定的說道,他已經將小醫仙看成了自己的心願,用來緬懷自己也擁有厄難毒體的母親。

    "跟我來!"赫丘向樹屋的一旁飛去,袖袍一揮,一根巨大的樹根緩緩的挪開,露出了一間密室,里面放慢了各種天下奇毒,打開的一瞬間,密室之的毒氣絲毫不亞于小醫仙毒體爆發時的毒氣。

    "這是……"小醫仙目瞪口呆的看著密室里各種毒物。

    "這是老夫畢生所藏,現在全部贈與你,老夫可是將心願都托付給你了,我能夠感覺到,我的大限已經不遠了……希望能夠在死前圓了這個願望……"赫丘緩緩的說道,語氣有些悲涼。

    "前輩,你如此幫助小輩,小輩無以回報,請受小輩一拜……"小醫仙說著,便要跪下,赫丘袖袍一揮,一股力量將小醫仙扶了起來。

    "這一拜老夫受不起,我這不是幫你,而只是想完成自己的心願罷了,不用行此大禮……進去吧,接下來的曰子你,你需要將這些毒物全部吞噬,很期待到時候你的實力究竟會成長到何種恐怖的層次。"赫丘緩緩的說道,語氣沒有絲毫的波瀾,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小醫仙也只好點點頭,不再多說,對眼前的這位毒王充滿了感激,她知道,若沒有赫丘,自己或許早就被佣兵發現,或許還在被四處追殺,不會知曉厄難毒體背後的故事,也更不會有這一絲微小的希望……

    小醫仙走進了密室,她出來的時候,等到她出來的時候,將會改變迦南帝國……

    我希望有也有化繭成蝶的那一天,不再灰色,不再痛苦,不會再讓我丑陋的外表嚇到美麗的你,不會讓我的身體傷害到你。

    小醫仙進入密室之後,赫丘袖袍一揮,樹根緩緩的合攏,小醫仙看著赫丘,目光充滿了堅毅。

    "我一定會成功的!完成前輩的心願……”

    "我相信你!”

    ………………

    灰暗的空間,一道白色的身影盤坐在其,七彩光芒在她的身上閃爍著。

    這正是進入了密室之後的小醫仙,數月晃眼逝去,此時在小醫仙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與先前早已截然不同,一種強大之感彌漫開來。

    "就在此刻,突破!"小醫仙緊閉的雙眸赫然睜開,喝道。

    頓時間,小醫仙身體泛其了七彩的光芒,巨大的能量游走全身,所有的劇毒都化為了毒斗氣。

    "砰!”

    小醫仙身上的衣衫全部被這狂暴的能量化作了飛灰,整個身體騰飛了起來,誘人的嬌體在這濃濃的毒氣若隱若現,灰紫色眼眸泛其紫色光芒。

    "這便是斗靈強者嗎?果然與大斗師無法相提並論。"小醫仙淡淡的開口,感受著全身所帶來的力量。

    "還不夠,斗靈的實力還不夠!"小醫仙說道,一揮手,幾株毒物向她飛來。

    毒物放入口,劇毒彌漫與口,但對于小醫仙來說卻是最好吃的美味,此時小醫仙的小腹上不知何時,出現了第二條彩線。

    毒霧繚繞,小醫仙再度盤坐起來,毒霧將大部分的春光遮擋,就是這樣的若隱若現看上去更加誘人。

    密室外,赫丘坐在桌子旁翻看著書籍,守候著小醫仙,一股氣息突然從傳出,帶起一陣風,吹的滿屋的書發出 里啪啦的聲響。

    "三個月,竟然邊從大斗師突破到了斗靈,這等度,嘖嘖,真讓人羨慕。"赫丘也有些驚訝,這等提升度,恐怕大陸上能及之人,都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

    厄難毒體,這種體質便是妖孽般的存在,完全可以想象,遠古時期的厄難族要是毒物足夠,恐怕如今稱霸的將不再是人族。

    密室之內,赫丘存儲了世間各種劇毒之物,這樣給小醫仙提供劇毒,厄難毒體特殊的體質瘋狂的分解劇毒,化作體內的斗氣,這樣的提升度,恐怕短短的時間內就能成為迦南帝國頂尖的強者。

    她要變強,唯有變強,才有機會尋找到解除著厄難毒體的方法。

    這是小醫仙的一次蛻變,這一次蛻變將影響到她的後來,無論如何,在這大陸上,實力才是自己能依靠的一個憑證,只有強者才能在這世界上為所欲為,才能在這蒼生生存。

    歲月飛快的流逝,數年之後……

    "踫!”

    一道劇烈的響聲打破了周遭的平靜,那擋住密室的樹根化作的碎屑漫天飛舞。

    "終于出關了嗎?"在密室外,赫丘輕輕的一笑,目光盯著那密室之內。

    黑暗,身影若隱若現,緩緩的走了出來,銀色的發絲長到了腳踝,灰紫色的眸子變得更加冰冷,小醫仙一絲不掛的走了出來,凹凸有致的身體,縴細如柳的腰肢暴露在了空氣當。

    "咳咳,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赫丘見到這一幕老臉一紅,微微將頭偏開說道。

    小醫仙一看自己,身上一絲不掛,臉上也露出了一抹緋紅,在密室待了幾年,衣服這件事早就忘卻了,被赫丘這麼一說頓時十分尷尬,急忙從納戒取出一套衣服穿上。

    "斗宗的實力……老夫畢生的所藏都給你了,能夠提升到這等實力也是極限了,我也只能幫你到這里了,接下來得看你自己了。"赫丘眼楮微眯,緩緩的說道。

    "多謝前輩,小輩一定會完成前輩的心願。"小醫仙抱拳恭敬道。

    "你去吧,我便在這里等你的好消息,千萬別等老夫入土了才來……"赫丘輕輕一笑,說道,說完之後繼續拿起手厚重的書籍,翻看著,不知道在研究著什麼。

    小醫仙不舍的看著目不轉楮盯著書看的赫丘,微微點點頭,不再停留,對于她來說,如今的時間十分寶貴,她耽誤不起!

    "給!還送你一件禮物。"赫丘說道,手射出了兩道紅光,小醫仙接住。

    小醫仙手出現了兩樣物品,一件是古老的卷軸,一件是一根像棍子一樣的物品,泛起淡淡的綠光,不知道是用什麼材質做成。

    "一卷是毒體掌,我自創,至于發揮出什麼威力看你自己領悟,另一件名為奪天棍,當年陪我一起走過了不少歲月,至于它的用處,看它是否認可你……希望你能成功,你去吧。"赫丘解釋道,說完最後一句揮了揮袖袍,示意小醫仙離去。

    小醫仙將兩件物品收入了納戒之,感激的看著赫丘,深深的抱拳恭敬的鞠了一個躬,便邁動步伐走出了樹屋。

    離開了毒瘴,小醫仙回頭看了一眼漫天的紫色毒瘴,這里是她蛻變的地方,她將永生難忘。

    回過頭,小醫仙不再留戀,朝著迦南帝國的方位急而去。

    ;



伊莉小說網 |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最新章節

 ** 作者︰夜雨聞鈴0所寫的《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