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市扎紙鋪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鬼市扎紙鋪》正文 第202章 破陣
作者︰錢二翹 下載︰鬼市扎紙鋪TXT下載
    “七爺。”听完七叔訴苦,孟老鬼的稱呼明顯近了很多。

    “您跟我們說這些,不只是想搬回祖宅那麼簡單吧?”

    “哎,孟先生,實不相瞞,當你們幫我奪回祖宅後,我希望你們能幫助我找到那些地契,而且我相信姓趙的現在也在找,我希望咱們能走在他之前。”七爺的目光近似懇求。

    這下石三也為難了,找東西可不是茅山術的強項,那地契就是普通的紙,又沒有什麼邪門歪道,怎麼找啊。

    “兩位也不必為難,咱們已經有約在先了,你們只要幫我奪回祖宅便可,剩下的事我不勉強二位。”七叔一臉無奈。

    “這個趙昆成什麼來頭?怎麼還會那些旁門左道的東西?是他自己做的還是他找別人做的?”石三很疑惑,理論講,這種懂得用法術害人的人,怎麼可能混商界呢?

    “就是他自己做的。我也不知道他從哪學的那些旁門左道,但我雇用了香港、日本、台灣和馬來四個地方的黑社會力量,希望能找到我兒子死的線索,但是查了很久,一點線索都沒有,如果真是找別人弄的,無論如何都應該查出點眉目了。”七叔無奈道。

    “怎麼但凡這人要是姓了趙,就都那麼難纏呢?”孟老鬼一陣郁悶,建藏寶洞的叫趙三格,這會又蹦出來一個趙昆成。

    “三兒啊,你說這人,是不是一家子啊?”孟老鬼玩笑到。

    孟老鬼當玩笑說,石三可沒當玩笑听,“師傅,我看極有可能,你看,趙三格在後晉就已經發明降術了,至少是類似降術的法術,比那個洛有昌早了一千多年,絕對是一等一的高手,那個會殄文的高手八成也姓趙,而且在沒有任何外界資料的情況下,竟然一個人把鏨龍陣破得差不多了,應該也不是省油的燈,這個趙昆成,既然能用法術殺人,說明此人本事也不小,而且心術不正。”石三頓了頓接著說道︰“師傅,我看清朝破鏨龍陣的沒準也是他們老趙家的人,沒準他們就是一家子!這套本事是他們家里嫡傳的!你說那個印,會不會就在趙昆成的手里?”石三想說傳國璽,但想了想還是隱瞞了,而七叔壓根就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

    “你說得在理啊。”孟老鬼也把煙點了。

    “這樣,七爺,我們先破鬼門陣,陣破了以後您先別著急往回搬,我們倒想會會這個趙昆成!”

    “嗯!好!好!”听到有能人肯替自己出頭了,七叔喜形于色,以前也從日本和大馬請過降頭師,但對這個趙昆成都是無能為力,現在終于有救兵了。

    “二位有什麼需要,盡管跟我說!只要我廖七出得起,賣了我這把老骨頭,我也”說著說著,七叔竟然把阿光喊了過來,“快,給兩位安排兩輛車!”

    石三也一愣,這老爺子怎麼說風就是雨啊。

    孟老鬼給阿光開了個單子,阿光下去準備了,在道術繁盛的香港,這些材料準備起來要比大陸方便得多。

    俗話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廖家雖然大不如前了,但搞定一個鬼門陣的實力還是有的,基本來講,破鬼門陣是力氣活,就是得找建築工隊拆除引鬼的石條,唯一有技術含量的地方,就是要準確找到“馭鬼樁”的所在,然後拔出來砸爛就了。

    雖說已經肯定了“馭鬼樁”就在祖宅里邊,但如此大的宅子找起來也好比大海撈針,這“馭鬼樁”有可能是一人粗的大石樁,也可能是根玉雕的筷子,甚至用玉雕一根牙簽都可以。白天找基本是不可能的,所以石三準備晚行動。

    過了午夜,石三帶著刀子和孟老鬼帶著大力和王胖子準備一隊從東,一隊從西,挨個屋子地毯式搜索,按這種速度,找遍整個別墅至少半個月。

    這天晚,石三吃飽喝足,拿著羅盤進了一個小屋,這間小屋黑洞洞的,剛進屋,只見羅盤的針便怦怦的跳了起來。

    “他娘的,又出毛病了。”這新買的羅盤不太好用,石三剛想拔出羅盤針擦擦再裝回去,忽然覺得前面有一團人影,一閃便沒了。

    “誰?”石三快步追進了屋。

    刀子也隨著閃身進去。

    “他娘的,怪了……”石三打開燈,喃喃道,剛才明明看見一個人影的,這間屋子最多有二十平米,陳設也比較簡單,一眼望去,地一層塵土,並沒有人來過的痕跡,窗戶也關得死死的,不像有人跳過窗,但看著手中羅盤,指針仍崩崩的跳個不停。

    刀子也搖了搖頭,沒有任何的發現。

    七叔這祖宅,大體還保留了原有的擺設,人雖然搬走了,但大件家具基本沒少。進了屋,石三發現,從家具的擺設看,這似乎是一個佣人的房間,從家具的質量、款式看,比前兩天剛排除過的“書房”差得太多了。

    抽出“問天”,石三小心翼翼的打開了衣櫃的門,什麼也沒有,而後一步一步往里走,又看了看床下,空的。

    抄起羅盤,石三在屋里好一通轉悠,說來也怪,出了這間屋,羅盤就不跳了,進了屋,羅盤就又開始跳。

    “就是這了。”石三喃喃道。

    “師傅,你們過來吧,我找到了,在一樓東頭第二個拐彎。”這是阿光給的對講機,石三還真是不太會用,喊了無數次,直到孟老鬼幾人都小跑到自己跟前了,也沒听見回話,原來孟老鬼也一個勁的喊“知道了”,但喊的時候沒按“通話”鍵,這可好,對講機成單向的了。

    找了整整一宿,兩人從屋里的一塊地板下找到一個半寸來長,也就有圓珠筆筆芯一樣粗細的玉石柱,放得極為隱蔽,在燈光下仔細看,好像現代的“微雕”一樣密密麻麻刻了一大片,不借助顯微鏡很難看清刻的是什麼。而在石柱周圍,則有一小圈白色的粉末,形狀好像是一個人臉。

    “這是?”孟老鬼仔細捻起白色粉末,放在鼻子前聞了聞。

    “骸陣。”孟老鬼嘬著牙花子。

    “他娘的現代社會了,還有人用這種陣法,真他娘的狠,怕鬼門陣嚇不死人,還布這個陣當替補,多大的國仇家恨啊這是。”

    “骸陣”也叫“火孽陣”,是降術中一種邪門且極為逆天的陣法,冤魂惡鬼只能在自己尸身附近作祟,觸犯尸身,要麼犯怨孽之氣大病大恙,要麼鬧撞客鬼氣沖身,而在遠離其尸身的地方是沒事的,而“骸陣”的原理就是先讓一個人慘死大部分是燒死或水燻,就是先扔到盛滿冷水的容器里,然後給容器加熱,把人活活煮死,然後利用死者的骨骸為其重塑一個“假身”,並使其魂魄依附其,簡單來說就是人為給惡鬼制造一個假的尸身墳墓,所以在“骸陣”周圍,往往會听到有人說話、哭泣等等聲音,甚至看到人形,若在“骸陣”周圍呆的時間過長,興許也會鬧出撞客。這種陣法即便在降術中也屬于“瀆神戲鬼”的大忌之術,布陣者必折陽壽,且折得比直接在活人身下降還要多。

    “師傅,你說這廖家,會不會有內奸啊?”石三說道。

    “這宅子里,都開始掀開地板布陣了,這麼大的動靜七叔能不知道?”

    “我看八成有內奸。”王胖子在一旁也嘀咕一聲。

    “不曉得。”孟老鬼沉思著搖搖頭,“但這件事得告訴他一聲,真有內奸也是他廖家自己的事,反正現在鬼門陣已經破了,下一步就等那小兔崽子自己門了。”

    第二天,石三幾人再次來到七叔家,剛進大廳就差點暈倒,只見七叔和一個人聊得眉飛色舞正帶勁,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秦戈。

    “秦,秦爺?”孟老鬼揉揉眼楮恐怕自己認錯人,香港這幫有錢人可真是里勾外聯。

    “石先生,我就知道你會去找我。”秦戈抽著煙斗,看向石三。

    “事情比我預想的麻煩,所以我只能找你了,然後就一路找到這了。”

    “我也沒想到,你們竟然認識阿戈!”七叔眉飛色舞道,“我早就看出來了,二位絕不是等閑之輩!”

    “不認識!堅決不認識!”孟老鬼一臉正經地走到沙發前落座,故意把臉扭向別處。

    “石先生,這些日子我一直在通過孫先生給的一些線索調查那幾個清朝盜墓賊的事,現在遇到一些問題需要你幫忙。”秦戈也不理孟老鬼。

    “是這樣的,秦先生,我們也有一些猜測。”石三看了看旁邊的七叔,顯得有點不自然。

    “那個印?”

    “石先生,不必隱瞞了,我已經和七叔說過了。”秦戈道。

    “是啊,石先生,阿戈已經把你們找和氏璧的事情跟我說過了,現在咱們是一家人,我可以盡可能為你們提供幫助!”七叔興奮道,“只要你們能幫我擺平那個姓趙的!”

    石三哭笑不得,這都哪對哪啊?

    繞了一大圈,怎麼又成和氏璧了?

    “是這樣的,我回到香港後,和孫先生通了電話,在他的幫助下,我從英國找到了當時拍賣那塊毒玉的資料,並找到了當時出售毒玉的傳教士的孫子。”秦戈不慌不忙,“他給我看了他爺爺當年的日記,日記面說玉是從一個叫趙明川的道士手里買的。趙明川只是發音,但姓趙可以肯定,交易地點是在廣東一個叫落鴻觀的道觀里。”

    石三不禁暗自佩服秦戈的辦事能力,短短一個來月時間,這秦戈竟然把線索查到廣東了。



伊莉小說網 | 鬼市扎紙鋪 | 鬼市扎紙鋪最新章節

 ** 作者︰錢二翹所寫的《鬼市扎紙鋪》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鬼市扎紙鋪》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鬼市扎紙鋪》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