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軍事 >> 危險啊孩子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危險啊孩子 三八二、閃光燈下的反思
作者︰肖遠征 下載︰危險啊孩子TXT下載
    話說湖貝支行行長王顯耀因病在醫院住上一段時間後,身體已經無大礙了。當他知道申一楓下決心讓他離開湖貝支行的時候,他倒覺得無官一身輕︰解脫了,不再有所思慮,身體好得飛快——原來這病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慮而得來的。病根去了之後,他轉而采用掛號住院的形式,一般在家里住著,上午到醫院接受醫生檢查開藥,完事後便回到家里療養。一個來月下來,整個兒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心情好極了。

    後來,他從總行來看望他的同事當中,了解到申一楓、黃鹿準備調整湖貝支行的領導班子的細節,他原來寄予希望的陳作業並沒有得到申一楓的賞識,甚至還對他來了一回戒勉談話,那意思是說︰你要是再不好好干,就連副行長職務也難保。害得陳作業表面唯唯諾諾,而在暗地里則完全放棄了對支行業務工作的領導,任由各部門自發地開展工作。

    有一天,總行紀委書記沈榮前來看望王顯耀,他從沈榮口中听到湖貝支行新的行長人選可能在申一楓、黃鹿兩人之間達成共識了,就差黨委會議上還沒有討論。而對王顯耀本人如何安排,則沒有透露出半點風聲。

    第二天下午,王顯耀來到湖貝支行,對他的辦公室徹底清理了一番,要拿走的東西悉數搬到轎車上運回家里,不拿走的信紙、稿紙、文字材料全部丟進碎紙機,花了半個小時,把它們打成了碎片。後來,王顯耀檢查了一遍,自嘲地對自己說︰“就剩下這把辦公室的鑰匙還在我的褲兜里掛著,沒有交出去了。”

    他說完,鎖了門,邁著從未有過的輕盈的步伐,自個兒下了樓,發動了轎車,往自己的家里開去。

    而在支行臨時負責支行工作的陳作業顯然听到了總行即將派人上任的消息。一方面,他是心里極不平衡地消極對待工作,而另一方面,他也樂于看到新來的行長打不開局面,要像當年王顯耀找他談心時一樣,重新倚重他。于是乎,到時總行也不得不看到他的存在和價值。出于這樣的考慮,他甚至暗示夏天另謀高就,一走了之。

    七月五日下午,陳作業和夏天應總行資產防損部之約,到總行參加討論寶安福利床業公司貸款抵押物變通處理的專門會議。兩人到了六樓會議室,副行長沈意民、防損部總經理沈麗霞和陳山石、徐海濤等人已經到達會議室。大家坐下後,會議便開始了。

    在會上,陳作業表明了200萬元變通處理抵押物價格太低的觀點,而夏天、陳山石則認為︰在村里面的舊廠房,一是變現難,二是可能沒有人敢買,三是萬一修路,變為拆遷補償,那就更加得不償失了。

    最後,由沈意民拍板,同意以200萬元實得簽訂和解協議。

    夏天跟著陳作業步出會議室,到了沈榮書記辦公室,看到掛點湖貝支行的喬銅也在場,幾人聊了一會兒天後,也不知道誰說了一句王顯耀行長的情況,一番議論之後,便提出到他家去看一下。于是,夏天與陳作業各開一部車,載上沈、喬兩人來到王顯耀的家里。大家上了他那由深圳市住宅局早年建成的沒有電梯的六層樓房里,年事稍高的沈榮早已是氣喘吁吁、滿頭大汗了。他見到王顯耀時,嘴上喃喃說道︰“哎呀,顯耀,拜托你了,早點搬吧!上了你這六樓,今天中午吃的就不見蹤影了。”

    王顯耀听到沈榮訴苦,笑著說︰“是要搬,這不,一住院,管不了裝修隊了,他們給我打馬虎眼,到現在進場三個月了,還沒有把鑰匙交給我。”

    夏天是第一次到王顯耀家里,看了他的房子,覺得也是擠了一點,問道︰“王行長,這有多少平方?”

    王顯耀說︰“剛來的時候,政府分的,兩房一廳加一個叫什麼?啊,叫儲藏室,一共75平米。”說完後,又問夏天說︰“你的房子應該比我這房子大吧?”

    夏天笑著說︰“大一點,但你這是政府的福利房。”

    這撥人說是來看望、慰問王顯耀,但與當初住院時相比,大家已經沒有了對他的身體的擔心了。大家聊了半個小時的天,陳作業、夏天感覺沈榮可能還有其它事要與王行長聊,便先行告退,下了樓,上了轎車,往支行開去。

    夏天回到支行已經是五點鐘了,剛剛進了支行停車場,看到任爾為開著信貸部的車就要出去,夏天問道︰“你準備去哪里?”

    任爾為說︰“這車老是打火有問題,我把車開去修一下。”

    夏天說︰“你檢查了電瓶水沒有?看要不要加電瓶水了。”

    任爾為很不情願地把車開回原來的車位上,與夏天一起,打開車頭蓋,看到真的是沒有電瓶水了。

    夏天說︰“兩塊錢一瓶的電瓶水,買它五瓶就夠了。要是真的有什麼問題,把車交給辦公室的黃蔓延去修,就行了。”

    任爾為心里不痛快,努著嘴,沒有說話。

    夏天回到辦公室,自言自語地說︰“這任爾為估計我不回支行了,又想把車開回家去。真是改不了的毛病。”

    卻說市民銀行總行黨委假座深圳大劇院召開“迎七一、慶行慶四周年”大會。全系統員工吃過晚飯後,由各部門組織到深圳大劇院集中。

    晚上八點,申一楓、黃鹿、馮老刀、吳清、沈榮、沈意民等總行各副行級以上干部雲集主席台上,而夏天的老師、也是市民銀行監事長的羅文虎則坐在沈意民與吳清之間的位置上。

    會議由申一楓作主旨報告,全面總結市民銀行在四年前收編金融服務社後,全行員工團結一心、艱苦創業、奮力拚搏,為香港順利回歸祖國創造了良好的經濟金融和社會環境,成功地抵御了亞洲金融風暴沖擊的心路歷程。說到動情之處,申一楓數次摘下他的老花眼鏡,一再脫稿,感謝全行員工的無私奉獻。這時,台下總是報以熱烈的掌聲。

    申一楓的報告作完後,作為會議主持人的吳清副行長請黃鹿行長宣讀表彰全行21名功勛員工(湖貝支行得此殊榮的是剛入行一年的劉娣);然後在總行工會主席的組織下,請這21人到主席台上領取功勛證書並佩帶大紅彩帶,照相留念。接著,重頭戲開始了,吳清請總行黨委紀委書記沈榮宣讀本章上節已經收錄在書中的**市民銀行黨委(1999)a122號文件《關于表彰一九九八年度先進黨支部、優秀**員和優秀黨務工作者的決定》。

    宣讀完後,吳清宣布︰請受表彰的單位和個人到台上接受頒獎。

    這時,深圳電視台的記者和報紙等平面媒體的記者一齊忙碌起來,會場上閃光燈閃個不停,好不熱鬧。

    話說被總行再一次表彰為優秀**員的夏天上到主席台,好像仍有些許驚場,他有點不好意思地來到他的老師羅文虎跟前,嘴上說道︰“羅老師您好!”

    這時,已經站起身的羅文虎握住夏天的手,連聲說︰“好!好!好!”

    在羅文虎兩旁,同是站著的副行長吳清和沈意民也在與夏天等人打招呼,吳清笑容滿面地指著羅文虎對夏天說︰“他也是我的老師!”說完,與夏天握手。而另一旁的沈意民也主動與夏天握起手來,夏天握住他的手,說道︰“沈行長好!”

    接著,夏天依次與主席台左邊的黃鹿、申一楓、沈榮問好、握手,這一幕確實是溫文爾雅的,只見人人都把笑意掛在臉上。一陣寒暄過後,上台之人個個獎狀在手,免不了由電視台的記者照了個遠景鏡頭。

    在主持人宣布散會前,台上的先進人物被通知,散會後要留下來與領導照個靜態的合照。于是,夏天他們在散會後,留下了自大水坑經營工作會議與市民銀行總行的領導照相後,第二張他與市民銀行黨政領導班子在一起的珍貴的合照。

    人們回想這張照片形成前後之事,禁不住發表一番感嘆,有一首詩這樣寫道︰

    閃光頻頻前後同,笑意盈盈冷臉紅;

    台上艷艷留靚影,會後沉沉臥猛龍。

    話說當初,夏天被記者照相,看著台下一千多人贊許的目光和掌聲,那個些許驚場是有道理的。

    他當時在心里對自己說︰俗話說︰光榮和名譽能使人身心骯髒,高顯的地位可能更會給人帶來很多災難。正像嵇康的詩所說的那樣︰

    榮名穢人身,高位多災患。

    冷靜地想一想,榮耀不斷向自己招手,也不見得上面在重用你,也許已經到了強弩之末了。一句名言如是說︰上台靠機遇,下台靠智慧。君不見那柯少基離開梅林支行的時候,是假裝喝醉了酒與那個喜歡與小姐逢場作戲的花心行長張魚實實在在吵了一架為引子而走的;而眼前的王顯耀行長則因為焦慮成疾不能工作,在家養病後不得不慢慢淡出的。而我呢,是不是因為不斷當先進而不好意思抬起頭來面對同事而不得不離開市民銀行呢?

    看來,自己也許是到了應該考慮退身的時候了。但是,對本行清收貸款工作的牽掛還是揪心的,日後要怎樣離開才能于心不忍?

    後來,夏天不無憂慮地吟起了杜甫《曲江》中的詩句︰

    一片飛花減卻春,風飄萬點正愁人。

    是啊!花紅綠葉終有時,到了殘紅落地,風飄萬點的時節,也就意味著風景宜人的春天已經離我遠去了。

    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世上沒有不散的筵席,只是有一點是未知的︰假如這次也是激流勇退,自己還能不能像上次急忙從特區總公司脫身,有官不當而重操舊業當起了信貸員時一樣,最終再創輝煌呢?

    但願能盡如人意。對了,那袁天罡的“稱命格”不是稱起我的命骨如是說嗎︰

    幼年運道未曾亨,若是蹉跎再不興;

    兄弟六親皆無靠,一生事業晚年成。

    “但願能夠在晚年成就自己的一番事業。”——夏天在心中想道。



伊莉小說網 | 危險啊孩子 | 危險啊孩子最新章節

 ** 作者︰肖遠征所寫的《危險啊孩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危險啊孩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危險啊孩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