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軍事 >> 危險啊孩子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一四一、王顯耀的柔軟身段
作者︰肖遠征 下載︰危險啊孩子TXT下載
    而易木子內心原本是要壓壓夏天的,看到夏天不但多次不肯就範,反觀夏天有點想把問題升級的勢頭。易木子想︰“這可不行。在總行黨委,無論如何我還是排不上號的,古丁力的講話多少是沖著信貸處來的。像夏天這種人若真的把問題一反映上去,又增加了自己的是非。要想辦法阻止。”

    易木子在心里尋思道︰“找誰說呢?夏天在湖貝支行之所以地位堅固,很顯然與王顯耀關系很大,但是王顯耀因為想做幾筆貸款,我也得罪得差不多了,真是造化弄人。請老上級馮老刀副行長跟王顯耀說去?非到萬不得已使不得啊!還是我跟王顯耀打個電話後看情況怎樣再說吧!”

    易木子主意一定,拿起電話,撥通了湖貝支行行長室的電話。王顯耀拿起電話,以他那慣用的低八度的語調說︰“喂,你好。”

    這時,甜甜的聲音傳進了王顯耀的耳朵︰“王行長嗎?我是易木子,最近很忙嗎?”

    王顯耀高興地說︰“易處長是稀客,你站得高、望得遠、事情多,應該比我忙,我是在這里瞎混。”

    易木子也不是喜歡煲電話粥的人,看看閑聊得差不多了,便轉入正題道︰“王行長,我有個事對你說一下,也請你協調。剛才我與夏天通了個電話,可能是你把‘三清’的任務把夏天壓得太重了,搞到他在電話里都發脾氣了。”

    王顯耀新奇地問︰“是嗎?他說什麼事?”

    易木子說︰“什麼事就不用說了,我們雙方都諒解一下,我們這里也忙,也可能忙中出錯。王行長,還是請你協調一下。”

    王顯耀說︰“我了解一下,到時把情況反饋給你。”

    王顯耀放下電話。再打到夏天辦公室,沒有人接。便走到窗口,探出頭來看到他們全科在會議室里。

    王顯耀在心里思忖道︰“什麼事能讓易木子心存畏懼呢?看來,夏天是一個沖鋒陷陣的好手。”

    夏天仍然在開著他的會。

    夏天說︰“今天我要肯定前五個月的工作成效。大家確實是為‘三清’工作動了腦筋的。為了表明我的誠意,也為了打消在大家心目中,我這個人殺氣很重的不良印象,更重要的是,作為我對我們大家能一起工作的緣分的重視,我這個從不請客、不送禮的鐵公雞也準備出點血了——”

    夏天說到這里,自己先笑了起來。接著說道︰“在5月30號,也就是我生日那天,我花錢,請大家喝馬爹利藍帶,當然。你也可以喝茅台,希望大家能盡興。酒樓是哪家好呢?”

    李朝陽說︰“當仁不讓。就到玉鳳金龍大酒樓吧!弄一單生意給他們做做。我們也好收點利息。”

    夏天說︰“好。”

    這時,任爾為、舒光榮等人都活躍起來,舒光榮笑著說︰“到時候大家要來啊!夏經理是散財童子,不能給夏經理省錢,不然他會不高興的。”

    李朝陽說︰“到時候,我們一定走著進去。躺著出來。”

    夏天笑著說︰“李朝陽,你不要嚇唬我啊?”

    高友華也笑著說︰“李朝陽說的是︰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今喝醉有幾人?”

    會議氣氛調動起來後,夏天又說道︰“我今天要特別表揚李國蘭同志。她上個月收回了23萬元的呆帳貸款。說真的,我本來擬寫一個請示,以特例原則,獎勵她一萬元。但是,現在支行的費用也是特別緊張,另一方面就是判斷呆帳的標準還沒有明確。我想,我們應該從三個方面向李國蘭同志學習︰1、從考察的情況看,她的職業素養基本過硬;2、她在不折不扣地貫徹組織者的意圖;3、樂于把壞的客戶轉變為好的,善于把別人的客戶變為自己的。我們大家要聯系自己的工作情況看看有哪些做得不到位的,要趕上去。”

    夏天說完,看了一下開了一個下午會議的同事們,覺得大家都累了,說︰“怎麼樣?散了吧?”

    大家還是輕松地離座,笑著離開了會議室。

    夏天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總行信貸處剛上任的副處長黃雙華打來電話,對夏天說︰“夏經理,你們行的清收獎金,處里已經通過了,報給馮老刀副行長了。你老人家稍安勿躁啊。”

    夏天笑著說︰“黃處長,你老人家言重了!你不知道,我是一個淡泊名利的人吶,我們打交道久了,你就知道我是一個好人。”

    “看得出來,我對你有信心。那就掛了?”黃雙華說。

    “好的,改天見。”夏天放下電話。

    第二天上午一上班,王顯耀給夏天打電話︰“老夏,你來一下。”

    夏天說︰“好的。”說完到了行長辦公室。

    王顯耀笑著請夏天坐下,問道︰“昨天的會議開得還順利嗎?”

    夏天說︰“還可以,效果應該不錯,該說的規矩說了,該表揚的表揚了,該罵的罵了,我還說欠他們一頓酒飯,改天請他們吃一頓,改善氣氛。這幫兄弟,一說到喝酒,個個高興得像小孩子似的。”

    王顯耀肯定地說︰“應該這樣,作為組織者,有張有弛,才能帶得動人。昨天下午,要下班了,易處長給我來個電話,他說你搞‘三清’可能壓力太大了,跟他講電話也發脾氣了。”

    王顯耀說完,以征詢的目光,看著夏天。

    夏天收住笑容,對王顯耀說︰“昨天下午四點鐘,我正在開會,易處長打電話給我,說寶島實業(深圳)公司的500萬元借新還舊要增加擔保單位,我跟他解釋,雖然是土地抵押,但是已經建設了兩棟地上附著物,我們也是根據總行‘三清’工作會議精神,維持原來貸款風險度的前提下。本著改善銀企關系才辦的。他听都沒有听完,就開始發脾氣,後來,他罵完了就把電話掛了。我覺得不能讓他撒野,電話再打回去,我說我是以共c黨員的名義,在這里承擔歷史責任,是在對人民的事業負責。我個人不求他什麼,也沒有什麼講不清楚的問題,再講不清楚有總行黨委。”

    王顯耀平靜地分析說︰“你這幾句話可能重了。他受不了。”

    夏天說︰“說實話,我為什麼敢說他?因為寶島實業公司這筆貸款,當初不是我這個部做的,誰都不會懷疑我什麼,無私就能無畏。我們這樣做。還被信貸處阻阻擋擋,太不像話了。我好歹也是同時管理過32個科級干部的人。我懂規矩。尊重上級。但是他也要懂得別人尊重才行啊!”

    王顯耀有點轉移話題地說︰“我打個電話,看他們批了沒有。”

    王顯耀說完,掛通了信貸處的電話,答復是︰“易處長開會了。”然後,又打給馮老刀副行長,也沒有人接。

    王顯耀理清了事情的原委。心里想︰“應該說,夏天確實從工作出發的,而信貸處也不僅僅是對夏天有意見,對湖貝支行的不少事情也是說的多。做的少,不上心。也應該有像夏天這樣的人敲打敲打他們一下,但是敲打不是目的。于是,現在機會來了,如果能處理好,就會產生不打不相識的正面結果,那就更加有利于工作。”

    過了一會兒,王顯耀對夏天說︰“事情說開了是好事,與總行的關系還是要注意的。這樣吧,下午我去一趟總行,見見馮老刀副行長和易處長,看看能否請他們過來,大家在玉鳳金龍酒樓吃個飯,把事情化解了,不就更好了?這些剛當官的同志,容易把眼楮長得高一點,過個一年半載他們就不一樣了。你看這樣行嗎?”

    夏天理解王顯耀的想法,笑著說︰“我看行。”

    “那麼下午你就不要走了,在行里等著。”王顯耀說。

    夏天說︰“好的。”

    王顯耀與夏天說完,便開著他的車到了總行,在黨委辦、人事處、監察室等辦公室東坐坐、西聊聊,呆到吃午飯的時間,就從邵雲峰手上拿了一張飯票,在總行飯堂吃起午飯來。在吃飯的時候,見到了馮老刀,王顯耀對他說︰“馮行長,下午我想向你請示匯報啊,你有空嗎?”

    馮老刀熱情地說︰“顯耀是什麼人?不多的,再忙也要抽出時間招呼。”

    王顯耀笑著看住馮老刀的臉,不無幽默地點著頭說︰“謝謝!謝謝領導的關愛。”

    王顯耀吃完午飯後,在總行監察室稍事休息。到了兩點鐘,來到馮老刀辦公室。馮老刀招呼王顯耀坐下後,仍然是笑著對他說︰“你今天怎麼會想起我來呢?”

    王顯耀裝著很委屈的樣子說︰“這不,就見外了吧?我是連做夢都想你,夢了幾回了。當然  嗟氖竅胱拍愎卣瘴搖!br />
    馮老刀開心地笑著,用右手點著王顯耀的頭︰“顯耀看似老實,實際是一個大滑頭。”

    王顯耀認真地說︰“真的,我幾次想請你和易處長到湖貝指導工作,就怕請不動你倆,反過來傷我自尊。”

    “你這樣一說,我還非讓你出點血不可。我看看易木子有沒有空,今天就去。”馮老刀說完,打了一個電話給信貸處︰“小易,你來一下。”

    過了一會兒,易木子拿著一個筆記本,到了馮老刀辦公室。一進門,看見王顯耀在場,已經明白了幾分,很熱情地說︰“王行長,你好!”話剛說完,伸出的右手已經跟王顯耀的右手握在了一塊。

    馮老刀對易木子說︰“王行長今天下午來,是批評我們來了,說我們兩個不關心他們行,從來沒有去過。呃,顯耀,不對啊?我跟著古丁力行長去捧過你的場,還吃了一頓午飯呢!怎麼沒有去過?”

    王顯耀想了想說︰“好像是有這麼回事。”

    “什麼‘好像’,就是!”馮老刀說,“顯耀太滑頭了,真是我們東北人民在深圳的驕傲。”

    “不敢當!”三人在取笑著。

    後來,王顯耀繼續說︰“易處長還不認識路,今天下午就由馮行長傳、幫、帶,到我們支行指導工作。一定要賞光。我首先代表湖貝支行的全體同仁表示熱烈歡迎。”

    馮老刀看著易木子,說︰“小易,那就去吧?”

    易木子知道這事有點為他著想的,便半推半就地說︰“好吧,我還有點急事,沒有處理完,等我半個小時,我就來。馮行長,等一下,開我那部車去吧?”

    “好。”

    易木子走後,王顯耀打了一個電話給夏天,叫他與玉鳳金龍酒樓聯系好,搞一個大房,準備接待總行的。夏天隨即叫李朝陽到酒樓一趟,找到酒樓劉經理把事情說透,服務要好。

    馮老刀等待王顯耀打完電話,問道︰“你這個夏天,好像與別的支行的信貸科長不太一樣,他是什麼來歷?”

    王顯耀說︰“他的詳細來歷,到現在我也沒有搞得很懂,我只是在市民銀行接管服務社的時候開始跟他接觸的,總行和人民銀行的不少同志,都與他有過交往,評價不錯,也有群眾基礎。多次審查也沒有發現他有什麼問題。最近看了他的人事檔案,是比較紅的人。他的性格有點剛直不阿,不太附和人,看問題有自己的一套。這可能跟他搞過審計工作的經歷有關。昨天听說他還跟易處長有點誤會,說開了沒有什麼的,還是懂道理的。”

    “沒有更好的人選了嗎?”馮老刀問道。

    王顯耀說︰“當初,我也是這樣想,準備換人,從總行請人當科長,但是能當的沒有人肯下來,下來的沒有辦法當;下面的現有人員,沒有一個比他強的。現在,他自己也不想當這個信貸科長,他想搞辦事處。但他是湖貝支行的一個活寶,不能丟。”

    “離開他還不行了?”馮老刀打趣地說。

    王顯耀認真地說︰“現在看來,離開他還真的不行。他打開工作局面有一套,搞管理也上路子,信貸員也服他管。而且那些原來服務社的老貸款戶都敬他、畏他,用他搞清收舊貸款絕對好使,是一個行家。我也請總行和信貸處不要難為他。”

    馮老刀听後,正經地說︰“顯耀看人處事有特點,說的我都信。”(未完待續。。)



伊莉小說網 | 危險啊孩子 | 危險啊孩子最新章節

 ** 作者︰肖遠征所寫的《危險啊孩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危險啊孩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危險啊孩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