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軍事 >> 危險啊孩子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二三一、汕尾之旅添意趣
作者︰肖遠征 下載︰危險啊孩子TXT下載
    第二天,夏天一大早來到湖貝支行,叫上先已到達的任爾為開著支行的面包車,首先到了市民銀行總行接到資產防損部的羅英國、陳山石和法律處里主管與羅湖法院協調工作的女律師楊陽。然後,開回支行與王顯耀見面後,來到羅湖法院。而羅湖法院的主辦法官王永壽想把事情盡快辦完,約了一個房地產評估公司的老總一起去汕尾,準備看了實地,把評估做完就好拍賣了。這幾人就在羅湖法院等待評估公司的人過來。王永壽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便親自打電話催他快來,這老總還算老實,告訴王永壽︰“我剛剛起床。”

    王永壽在電話里小聲對他說︰“你要快點,銀行一車人在法院等著,關系搞不好,日後你很難做的。”

    就這樣,大家在法院等了半個多小時,這位“千呼萬喚始出來”的房地產評估公司的老總終于來了。

    剛開始時,夏天不知道王永壽要等什麼人順道到汕尾,覺得幫法官一個小忙也是一個順手人情,等待起人來心里還是很坦然。但是,當王永壽在準備上車時,將這位“老總”介紹給夏天,說是一起到汕尾評估該地塊的老總時,夏天心中的不屑之情花了很大的勁才控制住,甚至連這位老總姓什麼也沒有記住。

    看官︰你也許還不知道,隨著房地產抵押貸款的興起,當年有不少房地產評估公司在深圳應運而生。他們首先依附各家銀行的行長與信貸經理、科長而開展業務,並由此而發了大財。夏天作為信貸經理,每天都會踫到近十家評估公司的人員上門招攬生意。因此,夏天不認識的所謂房地產評估公司的“老總”本身就不見得有什麼料。隨著時間的流逝,當銀行的很多貸款要依法清收的時候,不少房地產的評估人員又打起了法官的主意,但是他們也要與銀行方面協調才能成事。像這個老總,第一次見市民銀行總行的法律處和防損部以及支行的主管人員,自己仍毫不醒目。竟昏昏然躺在床上不肯起來,讓自己的財神爺等上半個小時的,顯然不是什麼好鳥。

    話說回來,夏天、羅英國一行人拉著王永壽好不容易坐上任爾為開的車,離開了羅湖法院往布吉海關方向開去,半個小時後到了荷坳收費站走上深汕高速公路。在車上,陳山石和王永壽是汕尾本地人,尤其是陳山石,高中畢業以後在汕尾家鄉工作了十多年才調到深圳,在本地朋友很多。對路上的一應情況也很熟悉,不用夏天他們費心。

    由于大家坐的是面包車,加上任爾為對路況不是很熟悉,開得比較慢。十二點半的時候,才趕到門。這時,陳山石對夏天說︰“我們在這里吃過午飯再走好了。不然,到了汕尾好像過趟了。”

    夏天說︰“入山投地主,你是本地人,只要你不說我懶。一切听陳科長做主。”

    于是,大家拐向門的一間酒家,準備吃午飯。

    吃過午飯後,任爾為將車開去加油。而陳山石帶著夏天、羅英國、楊陽等人在看著街上擺的海產品來,陳山石極在行的向夏天介紹各種產品的質地和價值的高低。而夏天也是以長見識的心情在虛心地听他的介紹。

    不一會兒,任爾為開車回來,一行人繼續向汕尾趕去。

    到了汕尾,在陳山石的指點下,任爾為把車開到抵押地塊的赤嶺。一行人下得車來,看到這赤嶺名字起得真好︰整個嶺上就是**裸沒有一棵樹,就像一個**模特那般讓畫家看了覺得可愛。能找到靈感。但是。夏天他們不是來畫畫的,于是,迅速確定了抵押土地的方位。只見這塊地上經過平整。更是赤黃黃一片的荒地,在靠近路旁的地方,由汕尾永業集團公司搭了一個茅房,里面住著一個老人和一條狼狗,可能是請來看管這塊土地的工人。

    陳山石說︰“問問老頭去。”于是,就往茅房走去。

    當大家走近茅房後,老人一問三不知,只有那條狼狗在盡著自己的本能,在盡情地“汪汪”叫著。不知道是歡迎從特區來的朋友,還是警惕地告訴它的主人︰“這幫人是來拿這塊地的!要想辦法,不然我這老狼狗和你就無家可歸了。”——這也許是為人臣子在盡著它應盡的本份吧!

    然而,它的擔心是多余的。它的主人的主人,也就是深圳五湖四海貿易有限公司和汕尾永業集團的老板們,已經把這事鋪排妥當,無論是法院,還是市民銀行,不管在他們身上怎樣使勁,也只能是瞎折騰。這塊地的狗窩,日後還是狗窩。至于這條狼狗百年歸壽之後,這狗窩會不會拆掉,應該不是老狼狗該管的事。

    從建築的角度上講的“三通一平”的概念,看來在赤嶺這里來說,還不是擺上汕尾市政府議事日程上的議題。因此,這塊地要想在一、二年內拍賣出去,並能收到一筆說得過去的款項還貸款,可能有點期望過高。

    王永壽和陳山石、夏天及那個房地產評估公司的老總,站在大路邊議論了一回,算是有了感性認識。後來,在陳山石的建議下,到了一條街邊,查看了該公司設在汕尾的另一個點︰深圳五湖四海貿易公司家私城。看完後,大家在一塊議了一會兒,覺得該公司還有不少疑點。于是,決定住夜。

    後來,陳山石把大家帶到一間海鮮酒家,夏天對陳山石說︰“大家辛苦一天了,要吃好,我對海鮮沒有多少學問,點菜的事請你全權處理。”

    陳山石也不客氣,就將龍蝦、三紋魚、石伏、石蠍、生蠔等悉數點上了台。夏天向服務員要了兩瓶五糧液。

    人們到潮汕酒家消費,一個顯著的特點是快,沒有太多的花架子和過門。能夠讓趕趟的消費人群滿意。不一會兒,第一套菜就上桌了。這時,服務員給人們倒滿了酒。

    夏天作為主人,站起來說︰“首先,我代表湖貝支行,對王法官、陳科長、羅科長、楊律師對我們行工作的支持表示感謝。我尤其是應該感謝王法官一段時間以來對湖貝支行的無私幫助。今天是我和王法官第一次吃飯喝酒,但是。王法官確實幫了我們很多忙了。所以,我覺得非常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我們就一醉方休,一切盡在酒中。來!我們大家干杯!”

    于是,這六男一女悉數站了起來,痛痛快快地干了第一杯。

    陳山石在自己的家鄉吃飯,而處理的問題又是下屬支行的,便自發地當起了主人。當生蠔上桌時,看到夏天不動筷子,估計他不敢吃。陳山石說︰“夏科長,來。這生蠔吃了會尋味的!只要你吃了第一個,就難保你不吃第二個。來,沾上酸醋,不會有事的。”

    夏天擺擺手解釋說︰“我曾經有一個潮汕朋友。像你這樣鼓動下讓我嘗過一回,覺得它不頂牙,始終還沒有找到感覺。你們大家用。”

    半小時過後,兩瓶酒基本喝完了。這時,王永壽法官還是意猶未盡,拿起酒杯對夏天說︰“夏科長。你剛剛說了,我們是第一次喝酒吃飯。你是一個漢子,我認識你也很高興,我們連干三杯!我先干為敬。”說完自己痛快的把一杯酒倒進了口中。

    這時。任爾為走到夏天跟前,把嘴巴附在夏天的耳朵上,說︰“沒有酒了。”夏天會出意來︰王永壽是沒有喝好的意思。便小聲對任爾為說︰“再拿兩瓶五糧液。”說完後,也把杯中的酒喝下肚子里。

    不一會兒,任爾為已經回到桌旁把大家的酒杯倒滿。

    夏天勸王永壽先吃點菜,而他自己則喝了一碗湯。兩人接著干了第二杯、第三杯酒。

    服務員端來了一盤有點像東風螺一般的東西,很多人都說沒有見過。

    陳山石說︰“這盤菜,在深圳是吃不到的。它產自台灣海峽。它在深海里的石頭上伏著。因此,它的名字叫做石伏。你們想想看,能夠在波濤洶涌、水流湍急的台灣海峽的深海里的石頭上伏著不動的海中生物。要有多麼堅韌不拔的意志啊!這就練就了它的肌肉彈韌清脆;而深海沒有污染,其所吃之食自然珍稀,則其肉必然鮮甜味美。”

    他說完,看了夏天一眼,繼續說︰“夏經理,這東西你就要嘗了,也是生吃的,如果這道菜不嘗,你要後悔的。”

    接著,他用左手的食指和母子抓了一個石伏,右手拿了一支竹簽插在石伏的口上,隨即順時針一旋,那石伏肉便完整旋出。他用左手指著石伏肉說︰“你們看,這就可以吃了。這上半節是肉,下半節則是它的肚腸和屎了。不過,你們千萬不要以為是屎就很難為情,石伏的肉鮮甜爽口,而它肚子里裝著的屎也是好貨——這與蜜蜂拉出的屎——蜂蜜有異曲同工之妙。當你將這個石伏屎送到舌尖上一品,你就會感覺其味果然不錯;再往喉中溜下,那真是圓潤深喉、妙不可言!不信?你們試試。”說完,他將石伏肉沾上酸醋,送進了嘴里,邊嚼邊點頭,並欣喜地發出兩句“唔,唔”之聲,以肯定自己所言不差。

    大家看著陳山石吃石伏的表演,又听他把石伏說得這麼珍貴,都用手抓了幾個放到自己的桌面上,忙用竹簽把石伏的肉卷出來,沾了酸醋,然後放進嘴里。果然鮮甜可口,其味雋永,入口不忘。

    陳山石免不了得到一陣贊美之聲︰“陳科長真是美食家!”

    陳山石打趣地說︰“美食家不敢當。你們這話要是傳到黃鹿行長的耳朵里,說清收貸款的防損部出了一個美食家,還不炒了我魷魚?那我就變為天天在家為老婆做飯的廚師了。”

    大家夾帶著酒興,免不了大笑起來。

    時間很快地到了晚上十點鐘,這七個人將四瓶五糧液喝下來,多少有點醉意了。這時,陳山石說︰“我們去唱唱歌醒醒酒。”

    大家都覺得應該放松放松,于是,跟著陳山石來到一家夜總會。

    夏天到了夜總會後,酒勁開始膨脹起來。他隨即坐在沙發上運起氣來,以便盡快讓酒精往下排解出去。

    好不容易熬到下夜一點,大家從夜總會收檔,到旅店沖了涼,準備休息。過了一會兒,那個房地產評估公司的老總拉著王永壽、陳山石又到外面活動去了。據說,晚上四點鐘才回來。

    第二天早上,一行人準備在旅店的一樓餐廳用早餐。

    這時,昨天早上那位房地產評估公司老總遲到的情景又一次再現。王永壽、陳山石等人雖然昨夜的夜生活同樣玩得很晚,但是,他們都沒有忘記自己出差的責任,早上八點鐘已與夏天他們一起到了餐廳吃早餐。而這位老總雖然在王永壽離開房間時催他快起來,但是他翻轉了一下龍體,又一次進入了夢鄉。據說在夢里,他正在做著一單很大的生意。夢中的他居然與王永壽催他快快起身吃早餐的語言聯系起來,說起夢話來︰“吃早餐算什麼?有生意就要做。”

    而夏天、王永壽等人因為上午還有正事要辦,沒有等他,便吃起早餐來。哪知道大家吃完早餐後,還不見此君的倩影。夏天不由得生起氣來,對任爾為說道︰“小任你到旅店服務台,叫一個小姐去叫他起床。我們要走了。”

    任爾為應聲而去。

    王永壽听到夏天如是說,也覺得不好意思,不方便說話。

    十來分鐘後,這老總不急不慢地從旅店走出了,遠遠就說︰“你們壞了我一件好事,不應該。……”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夏天不高興地朗聲說道︰“老總同志,‘懶起畫峨眉,弄裝梳洗遲,’是古代貴婦人的生活惡習。你是一個現代社會做事業的大老爺們,怎麼搞成這樣,要大家都等你起床?”

    那老總說︰“夏科長,你是有錢人,不知道沒錢人的期盼。王法官起床的時候是叫了我,按理我是應該起來的,但是一轉身,馬上有一筆大生意沖進我的腦海中,形成了一個美妙的夢,時下不是說嗎︰‘虧本的買賣沒人干,砍頭的生意有人做。’我正在做著發大財的夢,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肯起來的。”

    夏天故意問道︰“你做這個夢的時候,天亮了沒有?”

    那老總說︰“我沒有看表,但後來的夢境就更奇了︰在夢中,只見一個很漂亮的小姐含情脈脈地對我說了四句詩。”說完,他看見大家還是喜歡听他講的,于是,老總搖頭晃腦地將他在夢中听那漂亮小姐吟的詩念將出來︰

    相公命帶金鷗帛,別來汕尾與汕頭;

    妾身自是寶中寶,圓夢與你建高樓。

    那老總接著說︰“當她念完了詩,我把兩眼對著她的臉蛋盯得直直的,看得她不好意思,後來,就拉著她的縴縴玉手,來到一個五星級賓館吃早餐。哎,說來也是你們不對,我倆還沒有拿起筷子,你們就壞了我的好事。哪里想到你們會叫一個服務小姐硬把我從床上拉起來,到這里吃早餐,太掉價了!”

    這時,羅英國笑著說︰“老總,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去了不該去的地方,到今天大白天了還想入非非,回不過神來?”

    “沒有,我絕對沒有!我看是蒼天可憐我,要我先富起來也未可知。”老總申辯說。

    此時,王永壽和陳山石都不吱聲。

    夏天挖苦道︰“我看,你的夢中情懷倒像是甦東坡筆下《賀新郎》里那孤寂少婦的幽怨之情的現代版。甦東坡怎麼說來著?”說完,他接著吟道︰

    &lt;/div&gt;<div class="divimage">




伊莉小說網 | 危險啊孩子 | 危險啊孩子最新章節

 ** 作者︰肖遠征所寫的《危險啊孩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危險啊孩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危險啊孩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